第53章 老子发誓,一定嫩死你!

    许牧和龙泉以及元北斗很快出发,在周大成这个法相境界的穿梭飞舟之下,以最快的速度直奔紫玉城。

        而此时此刻的紫玉城。

        天绝宫分宗驻地,高楼平地起,被许牧烧掉的驻地,已然恢复到了崭新的状态。

        主事大厅前的空地之上,万林一脸肃穆的望着远处虚空,身后是樊战以及其他分宗的长老高层。

        龙泉驾临,万林哪怕是元婴境强者,但是也把舔狗属性发挥到了极致,已经在此站了半个时辰了。

        樊战很是佩服的看着万林的背影,暗自感叹,难怪对方能被龙泉少主器重啊,光是这份舔相,连他也自愧不如。

        陡然。

        随着远处一道流光出现,万林虎躯一震,樊战和其他人更是兴奋起来。

        嗡嗡嗡。

        飞舟破空,掀起了恐怖的气势余波,紫玉城内的诸多武者都是心惊胆战,看着天绝宫分宗方向。

        飞舟在万林的期待眼神之中降落在了空地之上,随着飞舟消失,露出了四道身影。

        “万林拜见少主!”

        万林一边行礼一边瞅着,看到元北斗,当即心头一惊,少主怎么把这位死对头也找来了?

        樊战和其他天绝宫分宗长老也是恭敬的行礼,神色间更加兴奋了。

        而紧接着,万林又对着元北斗躬身行礼,正色道,“北斗少主,有礼了。”

        一奴不侍二主,元北斗虽然是第一少主,但既然已经跟了龙泉,万林也十分有骨气的不舔。

        好歹咱也是本宗长老,不至于。

        元北斗自然认识万林,对他的态度也不以为意,只是冷漠的点了点头。

        樊战和其他人则是惊呆了。

        敲尼玛,元北斗少主怎么一起跟着来了?不是死对头么?如此以来,我们该舔谁?

        然而。

        不等他们说话,一道带着怒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什么玩意?竟然无视我这个第五少主?周老,给我打一顿!”

        这声音突兀的响起,又在众人的脑门上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第五少主?

        什么鬼?

        而下一刻,一道身影迈步而出,法相境界的气势一涌,压制的万林和樊战等人呼吸都难以继续了,紧接着就看到面无表情的周大成蓦然挥手,浩荡之力席卷万林,瞬息就把这老货呼在了地上。

        咔嚓咔嚓。

        骨头都似乎碎了好几根!

        “卧槽!”

        龙泉低声暗骂起来,面容扭曲了一下,咬着牙转头盯着许牧说道,“师弟是不是过分了?万林还未回宗,不知道你的身份,何必跟他计较?”

        许牧面无表情,冷笑道,“所以,我才让他知道知道。”

        敲尼玛!

        龙泉心头破口大骂,压抑着火气,不再去看许牧,继而对着爬起来,一脸惊恐的万林说道,“这位...是本宗第五少主贾富贵,是宗门新晋少主,以后注意。”

        万林险些吐血。

        我擦你个球啊,老子远在紫玉城,鬼才知道宗门多出来个少主,这都能被打一顿?我特么冤不冤啊?

        樊战等人大气都不敢出,万林身为本宗长老,都被打成这幅狗样子,他们还是装个透明人吧。

        “万林拜见贾少主。”

        万林咬着牙,憋着火,忍着痛,对着许牧行礼。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哪料到...

        “嗯?”

        随着一声冷哼响起,下一刻,许牧如闪电一般窜出,一刹那的功夫,一把紫色的长剑入手,轰轰轰,剑气如星芒点点,铺洒开来,宛若坠落的星辰,淹没了万林。

        与此同时,许牧的冷喝响彻云霄,“假少主?这是在讥讽我嘲笑我侮辱我吧?以为本少主听不出来?我看你就是找死,既然如此,满足你!”

        嗡嗡嗡。

        虚空炸裂,万林刚被周大成一掌打成了重伤,一身实力都发挥不出来五成,眼神带着惊恐之色,抬掌抵抗,憋屈的大吼道,“龙泉少主救我!”

        然而。

        晚了!

        元婴初期的万林,巅峰状态许牧都能仗着大罗通天剑诀怼一下,更何况现在已经是重伤状态。

        随着星辰般的剑光闪烁,万林吐血,轰然倒地,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是死到临头,都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会死在了一个称呼上面。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龙泉其实已经出手,然而刹那间的功夫,就被周大成一身气机锁定整的进退两难。

        而现在万林一死,他就更不能出手了。

        许牧收剑而立,扫视了一眼其他人,严肃的说道,“谁都不能侮辱我,敢侮辱的,都得死!”

        我噗你妹啊!

        众人险些吐血!

        人家万林啥时候侮辱你了?

        人只是叫你贾少主,这有错么?你特么不是叫贾富贵么?

        樊战等人几乎都吓尿了,更是噤若寒蝉,一个个恐惧的看着许牧。

        “贾富贵!”

        龙泉嘶吼起来,捏着拳头,脸色红涨,咆哮道,“你是不是疯了?他可是本宗长老,你怎么能杀了他?”

        许牧心想,蝴蝶宗的事都是因为这货而起,现在见到,不杀了还留着过年啊,轻咳一声,皱眉说道,“师兄,他侮辱我。”

        龙泉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叫你贾少主,难道有错?你不姓贾?”

        许牧严肃的说道,“这只是借口,他是借着贾少主这个三个字,来侮辱我是假少主,此假非贾,师兄不要被他糊弄了。”

        我噗...

        龙泉险些吐出一口百年老血,是真的要被许牧气疯了。

        什么此假非贾!

        这踏马都是你的脑补吧?

        “行了,人都死了...”

        元北斗咽了口唾沫,站出来拉架。

        他的心里,则是已经心惊无比,许牧这突兀的下杀手,使得元北斗心头无比阴郁,想起龙泉的警告,一时间对许牧的杀心贼大。

        龙泉怒气难忍啊!

        然而周大成在侧,他就算想发飙,也做不到啊,憋屈的不要不要的。

        深吸一口气,龙泉咬着牙说道,“万林死了...他连宝地在哪都没说,现在怎么办?”

        许牧无所谓的说道,“这次行动,师兄是队长,你说了算。”

        龙泉吐血被秒。

        卧槽!

        现在知道我说了算了?刚才杀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了?

        该死的贾富贵,你特么简直是老子的此生克星,这次宝地之行,老子发誓,哪怕啥玩意都不要了,也要嫩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