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守株待兔

    第十五章

    陈亮翻看文件的手一顿,看向她的目光犀利,“你举报什么人?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

    汪明花“呵呵”冷笑,毫不惧怕报出一个名字:“我家隔壁的邻居,韩承。他利用工作之便,用单位的车倒买倒卖投机倒把,还让好几个村民跟着他一起干。听说一趟就获利好几千呢。”

    韩承?

    好几千?

    陈亮眼角瞥一眼他刚翻开的文件,上面传达的,就是要求基层干部配合市场纠察队,整顿市场,打击投机倒把的精神。

    这个汪明花,倒挺与时俱进。上面刚有这个意思,她就来举报。

    陈亮皱起了眉,道:“这话可不能乱说,你有什么证据?没有证据捕风捉影可不行。投机倒把这事说小就小,可是说大的话,可是要判刑的。”

    判刑?

    判刑好啊。

    汪明花心里乐开了花,忙说:“我当然有证据,我娘家的哥就在县运输队里打扫卫生,亲眼看见他往外卖一大车的粮食。我今天早上也亲眼看见那个叫王华的来找他,两人一起走的。”

    这么说这件事是真的。

    陈亮陷入了沉思。

    要说韩承这个后生,他还是很欣赏的。读书时跟他女儿陈蓉是同学,当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高中,却因为家庭原因辍学了。

    后来入伍之后,听说在部队也表现不俗,他退伍那会,他的领导曾经挽留了很久。

    可惜不知什么原因,他坚持退了。

    然后就在运输队谋了个差事。

    其实韩承倒腾物资的事,陈亮也早有耳闻,但事情没捅到他跟前,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罢了。

    现在汪明花来举报,他要是不理会,被上面知道,那是跟上面的精神对着干,是要被追责的。

    但真让他出面找韩承的麻烦,他又不觉得不妥。

    陈亮没说话,而是端起茶缸子喝了一口茶,才说:“我知道了侄媳妇,你先回去,韩承的事我会处理的。”

    汪明花这个人,虽然不太聪明,但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见陈亮似乎不太积极,笑了笑说:“叔,你是不是觉得乡里乡亲的不好处理?那我就不麻烦你了,我到镇上找上级干部处理。”

    她作势要往外走,陈亮连忙起身拦她,有些不高兴:“我说你这个人,性子怎么那么急?我说不好处理了吗?这么大的事总得跟别的干部商量一下吧?你先回去,暂时别乱找上级,我尽快给你答复。”

    汪明花见他冷了脸,想着以后还要在人手底下混,心里虽然对他没明确表态非常不满,但面上还是忍了,满脸不高兴出了村委。

    站在村委门口的路上,她越想越觉得陈亮不靠谱。

    难道作为村干部,以前韩承干的事他一点不知道?

    不可能。

    她忽然想到陈亮的女儿陈蓉经常往韩家跑,摆明了是看中了人家。

    所以村长能不帮着韩承?

    哼,凭什么她男人要在看守所待着,而这些人却在外面逍遥自在大把挣钱?

    没那些好事,她这回逮到了机会,非把天给捅个窟窿不可。

    她扭头朝镇上走去。

    她还就不信了,就没人能制得了他。

    汪明花去镇上一趟,回来的时候心情明显大好,回到家时,刚好跟要去县里读书的小叔子遇到。她对陈世杰别有意味的笑了一下,说:“等着看好戏吧。”

    陈世杰提着挎包,背上还背着书包,闻言只是冷冷笑了一下,大步离开了。

    过了两天,周卫东从省城进货回来,正式招林素微当帮手,到街上帮他卖衣服。

    林素微想着反正她现在本钱不够自己当老板,给周卫东帮忙,正好一边攒钱一边学学卖货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也就去了。

    干了两天以后,越发坚定她干这行的念头。

    这次周卫东进的货也就那样,但买的人依然很多。

    这天中午,周卫东见摊位上顾客少了,数数今天的营业额,脸上乐开了花。

    他问林素微:“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

    那天林素微跟他讲好了,中午要管一顿饭,但不拘吃什么。

    林素微正忙着给顾客找一条裤子合适的尺码,头也不抬道:“随便。”

    她这个人不挑食,基本上周卫东这个嘴巴刁钻的人爱吃的,她都吃得惯。

    于是周卫东就快步去买饭去了。

    正帮着顾客试衣服,一道略带焦急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周卫东呢?他人呢?”

    林素微回头,陈蓉正一脸焦灼站在她身后,四处打量。

    陈蓉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林素微,惊诧过后又急忙问:“这不是周卫东的服装摊吗?周卫东去哪儿了?我找他有急事。”

    看她一脸的汗,想必事情真的很急,林素微让她坐下喘口气,正要去找人,周卫东正好提着一兜包子回来了。

    “哎,陈蓉,你怎么来了?”

    陈蓉一见周卫东,顾不得客套,忙把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坏了,出事了。你能不能想办法联系到韩承,告诉他有人说他投机倒把把他告了,镇领导很重视,说是让市场纠察队严查这事。”

    周卫东还有些疑惑,“查他?不是很久没人管了吗?这又是哪座山头刮起的妖风?”

    “哎呀都什么时候还贫嘴?”

    陈蓉横了他一眼,焦急道:“你赶紧想想办法,通知韩承,千万不能把货拉到运输队停车场。只要他被抓住,他这一车的货,姓私还是姓公,他说了就不算了。”

    那就是要没收?

    周卫东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投了五百块呀。

    他在原地转了两圈,却越急越没主意,急得直揪头发。

    “我怎么通知他?他在车上,居无定所,我哪有办法联系他?”

    林素微整理好被顾客翻乱的衣服,见周卫东一副天要塌了的样子,过来问道:“怎么了?”

    陈蓉动了动嘴唇不肯说,周卫东忙道:“不用瞒着素微,韩承的事她也知道。”

    于是周卫东将这件事跟林素微复述一遍,并问她有没有办法。

    “镇上的市场纠察队,最近不知抽什么风,非要严查倒买倒卖,说远途贩运不能为市场经济做贡献,还会扰乱市场秩序,要坚决打击。”

    林素微神色凝重起来,“什么意思?专门打击长途贩运?那韩承不是有麻烦了?东西会不会没收?”

    “哼,”

    陈蓉冷哼,似乎觉得林素微问了个可笑的问题,“要是人赃并获,别说东西一定会被没收,就怕人也要进去。”

    “什么叫人赃并获?”

    林素微横了他一眼,道:“凭本事挣钱,又没偷谁抢谁,怎么能叫赃物?”

    陈蓉再次冷笑,道:“你跟我讲理没有用,关键是人家纠察队怎么想。”

    她压低声音道:“我告诉你吧,昨天夜里,别的村里抓了好几个,有的人提前得到风声,连老婆孩子都不顾,自个儿偷偷就跑了。听说被抓的人里有好几个都是跟韩承有合作关系的。这些人进了里面,什么事不说出来?你们要是不想韩承也被抓,快点想想办法。”

    林素微:“只要韩承车上的东西不落在他们手上,他们没有证据,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问题是怎么告诉他别回运输队,人家早等着他了。”

    周卫东急忙道。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通知到韩承?让他暂时别拉货回来?”

    周卫东叹气,“刚才陈蓉也这么问,可是车是天天在路上跑的,根本不可能联系到他。

    “那就只有一条路了。”

    面对六神无主的两人,林素微左思右想之后,道:“守株待兔。在他回来的路上等着,拦住他。”

    “啊?”

    陈蓉满脸惊讶,道:“你这个办法也太不靠谱了吧?要是一个不注意,车子从眼皮子底下过去,白忙活不说,不耽误事吗?”

    周卫东也觉得这个办法有些不靠谱,可是他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最后只能道:“先去拦着,要是有了别的办法,咱们再说。”

    陈蓉虽然不太赞同,但她也并没什么更靠谱的办法,只能先这样办。

    而去公路边拦人的事,陈蓉自然是不参与的。

    她作为村支书的家人,能来通风报信已经是冒着风险了。

    那么就只剩下林素微跟周卫东两个人了。

    周卫东根据以往经验,推测韩承约摸明后两天就能进入到本县境内,于是决定明天去外地进入本县唯一的省道边等着,守株待兔。

    说起来林素微一个姑娘家,跟周卫东一个大男人在一起,其实是非常不妥当的。

    但事情紧急,她也顾不得许多。

    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从家里拿了件军大衣,带了早起做的几张饼子,就跟周卫东一起出了门。

    两县交界处离林家村有五十多里路,幸好周卫东有自行车,两人紧赶慢赶在中午时到了地方。

    “到了。”

    周卫东放慢车速,指着前方一个不起眼的路牌道:“那棵树那边就是临县,承子哥的车一定会从那里过来。”

    待车子停下,林素微从车后座上跳下来,四处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是个三县交界的地方,不远处的路边有家“利民饭店”,其实就是家小吃铺,门口停着数辆自行车摩托车,正值饭点,吃饭的人还挺多。

    现在的省道不宽,汽车经过路边,扬起尘土带着脚下的地都微微发颤。

    林素微看了一会,发现这个饭店左边的一个土坡上,是拦车的最佳地点。

    土坡地势高,站在这里能看见很远的地方,而不远处饭店门前人来人往,车子到这里都自觉减速,他们正好能看清车辆车牌。

    周卫东知道韩承的车是军绿色解放卡车,所以他们的寻找目标也进一步缩小,不用管别的车,只留心军绿色大解放就行了。

    坐在山坡上,林素微望着偶尔路过的汽车,在心里默默祈祷,韩承啊韩承,你千万在天黑之前回来吧。

    可惜韩承没有听见她的祈祷,眼看着太阳坠到山的那一边,天色渐渐变暗,路上也没有那辆军绿色的大解放。

    林素微的脸色随着天色变化也越发焦灼,漆黑的夜里,会有很多难以预料的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