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番外2

    “法师工会的那群老家伙会杀了我的。”道顿说道。

他正坐在路西恩面前,怀里抱着抱枕,懒洋洋没骨头似的靠在椅背上。

路西恩端着茶杯,不咸不淡地补充道:“还有武者工会的那些……大人们。”

他似乎是稍微衡量过该如何措辞更加合适,却也没办法减少自己话语里带着的嘲讽意味。

“啊……也对……”道顿本来就皱巴的表情看起来更加苦涩,他长长叹了口气,把路西恩最喜欢的那个抱枕揉得和他的脸一样皱。

路西恩的视线在抱枕上停留了三秒,嘴里说道:“然后?”

他的视线又转向面前放着的厚厚一沓文书,自从道顿跑去搞魔法研究,已经很多年没有给他交过这么有分量的东西了。

更多时候道顿甚至都会让路西恩怀疑一下他是不是已经消失在维尔维德的土地上,派人去看了才发现这位沉浸在“毫无意义”“莫名其妙”“浪费人生”(威廉姆劳伦斯语)的研究里——那都不能被称之为魔法研究,更像是自暴自弃的疯子的呓语。

所以也就无怪乎威廉姆每年总有那么几次试图把道顿从研究工坊里拉出来,已经就任维尔维德执政官的劳伦斯时不时打着官腔强行调用魔法研究部的普通研究员道顿先生,一度到了道顿要来找路西恩抗议的地步。

就连愿意带着道顿一起做些魔法研究的修瑟奇都半点不看好道顿的选择,法师总有些不可言说的傲慢与排外,近些年矛盾已经激化到修瑟奇连话都不跟道顿讲一句,见了面也像是没看到这个人一样目不斜视地与其擦肩而过。

唯一对道顿这样自我堕落抱有积极乐观看法的只有路西恩,他私人给道顿掏过金额不菲的研究赞助,也出面压制下了对于道顿待在魔法研究部的种种反对声音,仿佛同样没有天赋的事情让他对道顿产生了奇妙的共情,以至于他对道顿格外的宽容。

即使道顿已经远离维尔维德的权力中心很久,过去的数年间也只是在大肆挥霍他给的赞助而毫无建树可言,他依然可以和以前一样坐在路西恩面前伸懒腰打呵欠,如同好吃懒做胖成个球,也半点不担心被主人丢弃的家犬。

“可真惨。”道顿客观地评价自己调职后的经历,像模像样地唉声叹气,耷拉着眉眼带了点委屈可怜似的。

时间似乎格外优待他一些,哪怕时运不济又泡在研究工坊里面不修边幅,又没有天赋者那么耐操抗老,但那些粗糙细纹也不过是为他增添上了落拓不羁的沧桑魅力。明明收敛着一副低眉顺眼被岁月蹉跎的样子,偏偏就是叫人觉得他张狂又傲慢,满身都是扎人硌手的棱角。

“所以?”路西恩打量着道顿的表情——他也只能在道顿脸上才能找到点时间流逝的实感,天赋者的年轻面容能一直维持到生命的最后几年,他身边的其他人都完美向他证明了天赋者容貌的,这种错觉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他的时间没有放慢脚步,两年前路西恩就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眼角生出细细的纹路,也不是很明显,那种因为身体底子不好又喜欢加班工作外加偶尔纵欲,每个迈向三十大关的普通人都不可避免会有的细纹。

用他上辈子的概念来说,他几年前就该开始抗初老了。

啧。

路西恩心里轻轻咋舌,想起自己随口用这件事情逗弄伊西,那个随着实力提升而愈发年轻貌美的霍尔不自觉流露出的惊惶神情。

虽然他是觉得那样还挺爽的,再过个十年就能跟伊西搞起年龄差y,仿佛有权有势的中年领主强行睡了年轻生涩的水嫩小鲜肉。

真的,路西恩想象一下就已经觉得爽起来了。

于是他放纵自己的想法快乐放飞了一下,才又接着刚才的话头对道顿说:“你是后悔了?”

“这个嘛……”道顿再次长长叹气,这次他的表情管理不太好,应该是要愁眉苦脸的时候,嘴角挑起了最不合时宜的上扬弧度,“完全没有。”

他的语调也跟着嘴角的弧度扬起愉快的尾音,眼睛是被蹉跎磨砺后如冰般的凛冽透彻,“应该说,他们越是要杀我,我就越是高兴呢。”

他摊开手掌,手指在微微发颤,“你看,我有这——么期待。”

越是暴跳如雷,越是狂风暴雨,越是恶毒的咒骂诅咒他的僭越,越是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打下地狱最深层……

一切的一切,都会是他研究成果最完美的点缀。

就像几个月前那场把他的研究工坊炸成了平地的盛大烟花。

盛大到他差点直接交代在里面,现在断腿上还绑着固定的木板,很可能以后走路都会一瘸一拐。

他在那场爆炸中感受到了连他都能清晰分辨的剧烈能量波动——说得更明白一些的话,就最终效果而言,完全可以看做他成功施展了一次魔法。

但制造出这次“魔法”的一切,都与魔法沾不上半点关系。

他是个没有任何天赋的普通人,他使用的是不过是矿石木炭之类常见的素材,只有最低阶的魔法会偶尔用到作为辅助媒介,给刚学魔法的学徒增强元素感应,施法熟练后就不会再使用了。

至于施展魔法的“咒语”——一点点的火星,仅此而已。

没有魔晶提供能源,没有任何魔法道具作为媒介,道顿完美地制造出了一个爆炸魔法。

并且量越大,威力越强,大概一个木箱分量的威力就等同于中阶法师全力施展的火系爆裂术,成本却低廉到可以用碎角铜币计算。

最重要的是,这是与现今主流的“一切能量波动都由魔力斗气驱动”所背道而驰,【谁都可以用的魔法】。

不需要任何天赋任何修炼,也不需要魔晶提供能量,只要拥有最基本的材料,任何人都可以制造出同等威力的魔法效果。

那么……

法师跟普通人、或者说天赋者跟普通人的界限,又在哪里呢?

那么……

“魔法……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道顿轻轻点着文件的扉页,眼神描摹过自己亲笔写下的每一个字句。

“我用魔法点燃一根蜡烛,跟我用打火石点燃一根蜡烛,有什么区别呢?”

“如果魔法能做到的效果,我也可以同等做到,我是在使用魔法吗?”

“还是……我在操纵着别的什么……”道顿咬着下唇,他注视着路西恩的眼睛,犹豫又坚定地喃喃自语,“操纵着什么……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恶魔?”

他隐约能感觉到,自己的研究在动摇这个世界最根本的什么东西,他在试图把高高在上的天赋者拉下神坛,他在妄想着给予普通人只有天赋者才能拥有的力量,他正在做一个荒诞无稽的愚蠢幻梦,又因为那过分甜蜜的一丝希望而难以自拔。

那些都是可能的。

他听见心里面有什么声音在对他尖叫,点燃了让他恐惧,终会将他焚烧殆尽的火焰。

“你在玩火。”他听见路西恩这么说,他发觉自己分辨不出路西恩话语里的情绪,他只能知晓那并非抗拒与排斥。

“我知道。”道顿听见自己这么回答,这个回答似乎不是路西恩想要听到的,他看见路西恩撇了一下嘴角。

他因此沉默了几秒,把文件向路西恩的方向推了推,“要么我被烧光,要么我带着这个世界一起烧光。”

路西恩的手终于落在了这份文件上,他脸上没有了半点笑容,位高权重的领主老爷脸上是不怒自威的冰冷肃穆,“你是在邀请我吗?”

“不。”道顿答道,“我只是想给你看看。”

“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到谁还会认真看我的研究报告了。”

道顿说着,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和他曾经竭力模仿过的路西恩的表情极其相似,却又无比自然的微笑。

温柔又平静,像在说着什么温暖人心的小故事。

路西恩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两人之间的空气沉重到几乎凝固——“这样啊。”

下一秒路西恩笑了起来,又是惯常温和可亲的表情,他从道顿手下抽走了那份文件,语调轻快,“我加入。”

“火要烧得大一点才更漂亮嘛。”

“不过这个还叫魔法的确不合适,要被那群法师逼逼的。”路西恩歪着脑袋想了想,一捶拳头想到了什么好主意,“我们就叫它科学好了。”

他拿出了好些年没用过的娇惯语气,仿佛还是个高塔公主般任性又不谙世事的少年人,理直气壮地要全世界为他的一时兴起买单。

他兴致勃勃地拍着道顿的肩膀,“这样你就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科学家啦!”

玩火很危险。

熊熊烈火会将自以为将其掌控的愚蠢之人吞噬殆尽。

但是不要忘了,只有点起了火,才能照亮漫漫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