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从最开始,他似乎就腐烂了

    在如今的这个时代里,关于青春的话题似乎总能引起大家的共鸣,无论是正值青春的人,还是还没有感受到青春的人,或者是已经失去青春的人,总是会对这个话题产生相当的敏感度,似乎一谈起青春,大家就会变得唏嘘不已,没有经历过的憧憬着,正在经历着的感怀着,已经失去的感慨着。

其实,青春又有什么意义呢?充其量,不过是人生当中短短的几年而已,对于女人来说,青春可能是从她们的第二性征开始发育以来一直到发育结束为止,这一段时期,女人会称之为青春,更有一些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不再青春的二十岁以上的女人始终在欺骗自己和别人她还处于青春年代,而无论从心里还是生理,十八岁以后的女人,都不再拥有青春了。

而相比起女人,男人似乎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总是听人说男人越成熟越有味道,那是相对于有钱的事业成功的长相英俊的男人,绝大部分男人到了那个时候只会被人家冠以“糟老头子”或者“中年大叔”的称呼,男人的青春只有在十六岁到十八岁之间,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这段时期内,体育好可以找到女朋友,学习好可以找到女朋友,音乐好可以找到女朋友,画画画得好也能找到女朋友,最不济只要脸蛋还说的过去,都能找到女朋友。

进入社会之后,女人对男人价值的评断,将会以收入多寡为最终导向。

所以,青春只不过是踏入人生坟墓之前最后的无谓的挣扎和悲惨的自我欺骗而已——对于男人而言。

为此,我为了提前适应残酷的社会和真实的世界,早早的从青春的幻想中走出,早早的踏入了现实的社会,只是为了不在青春接近尾声,残酷逐渐来临的时候,惶恐不安,产生一种迷茫的情绪,而目前,我正在和某种意义上可以决定我未来人生规划成功与否的人进行着热烈的交流。

“什么时候交稿?”穿着职业装的黑长直女子带着一脸慵懒而妩媚的笑容缓缓开口,声音轻柔,似乎带有魔力一般,配合着她娇美的面容,似乎能让每一个男子陷入虚假的温暖之中,然后还会毫不犹豫地开口说,立刻,马上,现在!

可怕的女人,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存在?为什么?

但是,对于已经和她有了三年“交情”的我而言,这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每当那个叫做“存稿”的类似于保护费性质的东西储量不足的时候,这位妩媚女子总会适时地出现在我的家中,和我进行着热烈而友好的交流,然后成功的带走名为“存稿”的保护费,顺便定下下一次交保护费的日期——精确到分钟。

“额,赵芸小姐,你是明白的,关于存稿这种不明性质的物体,我其实是非常愿意多多储存的,可是最近我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多了很多的类似于黑洞的奇怪物体,每当我把写好的存稿放在一旁,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写稿,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它就神秘的消失了,我怀疑我的家是外星人的时空实验场所,而且外星人锁定了我的存稿作为实验工具!

每一次我的存稿出现,他们都会通过黑洞窃取我的存稿,我与他们进行了殊死搏斗,终于保护住了我的存稿,但是,因为我只有一个人,所以只保护住了约定量的三分之二,真的很抱歉,我立刻就联络我的爷爷,让他来对付这些可恶的外星人,他是个伟大的科学家!你要相信我!”我面色悲怆的交出了不断颤抖的存稿君。

对不起了,存稿君,总是让你遭受这种痛彻心扉的折磨!实在是非常抱歉!

名为赵芸的黑色长发女人带着一脸的鄙视,接过了存稿,稍微扫了一眼,然后就叹了口气:“陈幡大老师,如果你能够把你编造故事的时间用在写稿上,也不至于每一次我来这里的时候你都会编造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来搪塞我。

说真的,三年了,你找了那么多的理由,千奇百怪,令我叹为观止,要是写在你的小说里该有多好,你可要知道,出版社里关于读者催促新章节和想要与你有所探讨的信件,因为你始终不理不睬,所以已经堆满了一间屋子,主编正在考虑对你征收那间屋子的使用费用,或者从你的稿费里面扣除。”

哦,真的,居然有这种事情?使用费?主编大人是不是看的小说多了所以脑袋已经固化了,那么好的坑钱……不,是合理收取管理费的理由都不去使用?要是我的话,我早就发财了,我这么说,是根据我最喜欢的思想家老子先生的话来实践,老子先生这样说过——人间的道理就是这样,抢走那些没有钱的人的钱,然后双手奉给那些富的流油的人。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所以我才那样的尊敬先贤,他们把这个世界的真理看得如此透彻,看得我浑身战栗。

于是我满怀希望的对赵芸小姐建议:“你们应该一封一封的给那些寄信的读者回信,告诉他们因为他们的信件太多的原因,你们出版社需要向他们征收使用房间的费用,寄一次信件费用一百元,附在信件里一起邮寄,然后我们可以分掉这些钱,我七你三,你看怎么样?不满意?那我六你四好了,不能再低了,再低的话我就没饭吃了。”

赵芸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似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开口道:“算了,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要是你的读者们知道他们如此喜爱的陈幡大老师居然是这副嘴脸,他们应该会幻灭吧?然后你会收到整整一屋子的刀片吧?然后你的屋子周围会堆满汽油和火把,最后我会在新闻的头版头条看到著名小说作家被读者烧死的消息吧?”

威胁我吗?其实是你想这样做吧!以为我是那种写出把自己的女人让人别人去睡的NTR情节的变态吗?话说那种变态也很厉害的好吗?至少这个世界上有这种兴趣的人也不是很少,所谓存在即是合理,不合理其实也是一种合理,你又有什么资格去鄙视人家呢?人家也在拼命的生存好吗?虽然我不会这样写作,但是我很欣赏这种作者的勇气哟!

“怎么了,他们难道会因为我是个高一的学生就会对我产生质疑,并且质疑我重视金钱的理念,然后不再看我的小说?呵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早就饿死了,不是吗?我笔下的主人公,可没有一个单纯的热血笨蛋呢!鸣人那种家伙,也就是主角,也就是日本,他要是在我的书里,绝对活不过一千字。”我笑了,但是我想我露出了带着浓浓腐烂味道的笑容,因为这股腐臭的味道,连我自己都闻到了。

或许在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腐烂了。

名为赵芸的女人白了我一眼,然后重新使用看社会渣滓和厨余垃圾的眼神居高临下的俯视我:“所以我才说这个国家是一个有病的国家,你的主角居然能这样被欢迎……唉……十六岁的天才少年,如果不仔细看你的眼睛,还真会被的外貌给欺骗了,你这个混蛋,是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甚至还有反社会倾向,想当初老娘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也差一点就被你给迷惑了,拥有这种眼睛的混蛋,怎么会是个普通的少年呢?

陈幡大老师,你即将成为一个高一的学生,课业会比较繁重,并且还有两年就会面临高考,那么,我就有理由担心你的交稿日期和交稿质量会因为日益繁忙的学业和随之到来的青春的悸动而产生很大的波动。

要知道,马之骨书社三分之一的资源都用在你身上,真是见鬼,社长为什么那样看好你!如果你出了问题,书社可是会地震的哦!然后你就会被各种合同所规定的官司所压倒,然后破产,拿不到稿费,吃不上饭,最后凄凄惨惨的请求我的接济,毕竟我还有家庭收入,而你……”

哦?是这样吗?虽然我曾经听出版社里的人私下里传言这个女人出身豪门,虽然是本地豪门,却意外的和内阁有些关系,据说对方还是很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内阁首辅的阁臣,只是没想到居然真的是这样,居然是可以不用为失去工作成为失格之人以后的生活而担忧的地步,太好了,这种女人不正是我所追寻的女人……吗……

但是,什么叫做青春期的悸动?学业繁忙我倒是支持的,如果出版社因此而为我向学校提出严正交涉换取我不写作业的权利,我会非常高兴,最好直接推荐我去上皇家大学之类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青春的悸动?那种东西,在那一天之后,以及那个女人之后,就再也不会产生了,我确信。

“啊!”我目视苍穹,懒懒的说了一句:“今天晚上吃什么呢?啊,红音好像说她想吃豚骨拉面来着,恩,就这样吧,红音最近很努力呢,作为哥哥,我要给她准备她最喜欢吃的食物来犒劳她,恩,作为哥哥,我觉得自己的得分十分之高……”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开玩笑!要我和这个女人呆在一起,不用二十四个小时,我们就会因为饭后谁来洗碗和晚上睡觉谁盖的被子更多一点而进行一场真正的辩论比赛,邀请全国著名的裁判来评判,然后会因为不服决断结果而擅自发动第三次男女大战,甚至会使用柴刀这种恐怖的武器来捍卫自己不洗碗和盖更多被子的权力!

名为赵芸的女人的那张可恶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挡住了我看向天花板的视线,近距离观察,我发现她的额头爆出了几个井字,先是使用看厨余垃圾的眼神鄙视我,紧接着她的眼神好像变了一些,我的心脏好像收缩了一下,随后,无法忍耐的厌恶之感再次出现,我开始意识到,或许是时候送客了。

她突然深深叹了口气,而后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闭上眼睛摇摇头,张开嘴说道:“如果我是警察,我一定会把你的父母抓进监狱里判无期徒刑,他们到底是多么狠心,才能丢下你和红音,然后不知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