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很幸运,因为他已拥有真心

    听到赵芸所说的话,我的心情有些复杂,厌恶之感暂时被思绪所压制,因为在父母追寻自由和生活以后,我常常会听到别人,比如街坊和邻居对我与红音报以怜惜和同情的眼神,并且说出诸如“狠心的父母”“无良的父母”这样的话,每当听到这种话,我都会感到愤怒。

因为完全不是这样的,如果我是警察局长,我会给我的父母颁发长安十佳父母的奖状的,这样优秀而开明的父母,到底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得到呢?听到别人对他们的非议和指责,我很不满意,我的父母明明是严格而苛刻的按照法律规定的条文对待我和红音,我们有充分的财物和舒适的住宅,还不用担心被老师以家访做威胁试图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因此,我才能在那么多责任心和同情心泛滥的老师的威胁下活到今天,不是吗?每当责任心和同情心这种毫无作用的东西泛滥的老师们向我提出一些诸如“家访”之类的话,我总是会默然无语,然后最了解情况的校长先生会与那些老师做一番交谈。

随后我那成天见不到踪迹的监护人姑姑陈雅又会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做一番解释,随后,我就从问题学生变成了同情对象,享受很高的特殊待遇,更完全不用担忧家访这种老师对付学生最有力的手段,所有的老师在我的面前都是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这一点,我非常喜欢。

所以我心怀感激的微笑着补充:“不是不知踪迹,至少每个月还会寄至少三万元作为我和红音的生活费,他们只是厌倦了对方和一成不变的家庭而已,想去追寻新的刺激,追求新的感受,享受更加美好的人生,人生就该这样不是吗?如果总是一成不变的过日子,大概会疯掉吧?

话说如果他们不是这样的话,如果他们不是这样对待人生的话,我又怎么能支配那么多金钱并且毫无阻碍的获取最宝贵的人生自由呢?我还要感谢他们,并且期待他们各自找到有钱人作为阶段性伴侣,并且一直找到这样的人,那样我和红音的生活费也会很可观的,恩。”

赵芸低着头,好像是非常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用一种让我感到非常厌恶的眼神看着我:“你还需要那些生活费吗?”

这种眼神,这种语气,我非常讨厌,讨厌到了极致,好像看着某种可怜人一样,站在道德和生存的最高角度上俯视着我这样的可怜虫,干什么,你以为你是多么高贵的人吗?出身豪门就很了不起?认识阁臣就了不起?父母双全并且很疼爱你就了不起?这就是你可以俯视并且同情我的理由?收起你那恶心且多余的同情心吧!

所以我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之感,很不客气的说道:“那是自然,我从不会浪费任何金钱,只要生活费寄到,我会首先使用这些生活费,我还没有到十八岁,还未成年,有权利使用父母提供的生活费,至于我自己挣到的钱,那是我个人所得,从法律关系和血缘关系上来看,无论怎样,我都该首先使用父母给的生活费而不是我个人的稿费和版权所得吧?我这样做别人也说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吧?”

要不然,又该如何?难道你以为我是那些听到别人赞美“这孩子真不错,那么小就开始用自己的钱不用父母的钱了”这种话就高兴的找不到东南西北的人吗?话说我根本就没有会为之感到骄傲的父母在身边好吗?如果他们知道了,就会中断我和红音的生活费,他们只会感到轻松和愉快,而我就会很不舒服,我应该享受的权利,我不会放弃,绝不!

既然如此,我就根本没有这样做的原动力,我只是为了生存而已,仅此而已,提前踏入社会,成为一只比普通社畜更高级的家畜而已,为了避免这样的最终结果,我选择了作家,顾名思义,坐在家里,恩,很完美,很成功。

赵芸抬起头,站起身子,走到了我面前,坐在了我的旁边,很快的,让我有些猝不及防的把我搂在了怀里:“你需要真正的大哭一场,总是把悲伤放在心里,会生病的。”

很香,很软……但是这样,我并不喜欢,也绝不需要。

“赵芸小姐,这几年下来,我已经完全习惯,并且喜欢上这样的生活了,现在就算是老师逼着我让我喊来家长,我也没有人可以喊,所以老师对于我而言是毫无办法的,因为我都不知道我的父母现在在什么地方,可能在澳洲,可能在美洲,而我现在只想带着红音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不需要其他任何东西,哦,需要钱。”

赵芸手上抱着我的力度稍微大了些,开口道:“无论你将来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我不仅仅是你的编辑,记住了吗,阿幡?”

我愣了一下,心脏微微有些跳动的感觉,但是这一次的跳动,和之前那厌恶的收缩感是完全不同的,我突然之间觉得心间流过一点点暖暖的东西,不由自主的让我觉得很舒服,然后我闭上眼睛,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

我还能说什么吗?或许是我之前的感官太过于激动了,我不该厌恶她,相反,我该感谢他,与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无论是从法理还是世俗的观点来看都不需要对我伸出援助之手的赵芸小姐,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她帮助了我,我之所以能提前成为一只比高级社畜更高级的家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赵芸小姐选中了我的投稿。

选中了我这种充满了负面能量的人的投稿。

送走了赵芸,我开始准备晚餐,红音去上钢琴补习班,准备晚餐的任务自然就由我来承担,红音最喜欢吃豚骨拉面,她今天上课之前,特地嘱咐了我,一定要为她做豚骨拉面,来庆祝她的钢琴七级证书考试完美通过。

说起来,刚刚上初二的红音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也多亏了热爱自由和生活的父母,如果不是他们,我和红音也不会这样快的就成为优秀的社畜候补者,并且抱定了要相依相偎过一辈子而不依靠任何人的信念,既然如此,那么就需要财富作为基石,兄妹二人才能活的自由自在。

我选择了写作,红音选择了钢琴,在那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我们兄妹二人告别了青春和童年,离开父母的呵护,直面所有的风雨,这是获取自由的代价。

豚骨拉面的最后一片肉放下之时,开门声响了起来,随后就是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脚步声挺快的,按照我对红音的了解,这肯定是预示着有好事发生,否则就是红音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比如黑魔王杰克拉斯什么的,毕竟红音非常喜欢看动漫……但是根据这种情况来判断,我仍然倾向于前一种选择,红音一定通过了考试。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计算好了所有的一切,我在最恰当的时候转过身子,把飞扑而来的红音紧紧抱在怀里,感受着血脉相连的亲人在怀里的感觉,那种软软的香香的感觉,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能感觉自己活着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一个亲人的陪伴,还有一个亲人需要我,需要我的存在,红音需要我。

“哥哥,红音已经考过了七级哦!”红音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参杂着一丝兴奋。

我抚摸着红音的脑袋,轻声恭喜:“恭喜你哦,红音,你终于成功了,哥哥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豚骨拉面哦!”

红音笑眯眯地抬起头,注视着我,重重地点点头:“哥哥最好了!”

我觉得不需要那么多的话和动作,我们相互就可以明白最深处的最真实的心意,这就是亲人,我唯一的,唯一会用真心去对待的亲人,我不会去追求别的真心,我也不需要别的真心,因为我已经拥有了真心,只有一颗,就够了,因为我知道,很多人终其一生,也得不到哪怕仅仅是一颗真心。

晚上,帮红音洗好了衣服,看着她进房间睡觉,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书桌前,为接下来的剧情感到烦恼,一口气喝下一罐绝顶咖啡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了一份书稿,今天赵芸临走之前,丢给我的,对我说——我觉得这是不错的稿件,之前也被采纳了,不过大家都不太看好,销量也一直不太好,但是作者本人说希望得到陈幡大老师的指点,哪怕不能继续出版,也希望得到陈幡大老师的指正,那么,大老师,这本轻小说是否可以继续出版,就由你来决定了~

“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开始有些后悔当初脑袋一热答应了这个可怕的女人出任马之骨书社荣誉主编的轻率决定,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光拿钱光享受荣誉而不用付出的职位,谁知道这个女人有一百种办法可以让这个摆设变得有威力……只因为她是本地人……那也不算什么,我也是……但她是本地豪门……

万恶的阶级制度,从人类文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如影随形,仿佛一种永远无法解除的诅咒,我恨这种诅咒。

没办法,在我有足够的能力改变世界之前,我先要融入这个世界,所以我拿起这份原始稿件,看了一眼书名——恋爱进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