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安静的组合拳来势凶猛

    任命入学考试全校第一名的陈幡同学担任高一十四班临时班长的职务……陈幡同学担任高一十四班临时班长的职务……担任高一十四班临时班长的职务……班长的职务……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我的大脑就被这句话所充斥着,不断的在我的脑壳中碰撞,不断的发出回声,和原本的声音一起,一起把我的思绪搅的一团乱,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这位安静的老师让我来做这个班的班长,虽然是临时的,但它就是班长。

班长是什么?在学生普遍处于弱势群体而老师掌握所有权力的学校里,老师就是学生的皇帝,学生则是老师的下属,老师无条件的应声虫,当然,一个班级就如同一个国家,有皇帝,有臣子,有平民,还有反贼,皇帝就是老师,班干部就是臣子,平民就是没有职位的普通学生,反贼就是调皮捣蛋的问题学生。

而班长就是臣子中的领头人,和皇权时代的宰相不同,宰相有时可以制约皇帝,所以大明太祖皇帝才废掉了宰相这个职位,一直到立宪前后才恢复,而在一个班级内,班长是没有制约班主任的权力的,所以与其说班长是宰相,倒不如说班长是东厂厂长……哦不,厂公。

也就是说,班长是个死太监,只会一味地迎合班主任讨好班主任且所有的权力地位都来自于班主任的死太监!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以此来形容一个班级,就十分符合我的审美观,完美的贴合了我的思想,以此来形容班长,也十分符合我的三观,但是当我意识到我即将成为或者说已经成为一个预备太监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惊恐了,明明一分钟之前我还是一个学生,完整的人,一分钟之后就突兀地成为了一个预备太监,光荣的公公级人物。

同时我也意识到,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内,至少在下一次考试成绩公布之前,我都将生活在安静的阴影之中无法自拔,因为当我成为班长的那一刻开始,我的身上就被烙上了班主任一派的标签,无论我是否愿意,当然也没有人在乎我是否愿意,我都将被视为班主任的心腹太监总管,被所有同学敌视……尤其是刚刚得罪了所有人的安静。

这应该是一个计谋吧?是一个计谋吧?对,就好象国家元首一样肮脏的政治权术,一手大棒一手金元,一边一帮子把所有同学包括我在内敲的头晕眼花,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矛盾转移,从阶级矛盾转移到了人民内部矛盾,人民开始针对我,而不是安静这个背后操纵者……

我被当三重罗生门用了。

我仿佛预料到了我今后的凄惨生活,所以,我觉得,我不能这样就不明不白地成为全班公敌,成为安静手里的权术工具,所以,我决定反抗。

“那个……老师……我……”“陈幡同学的学习成绩既然如此优秀,又是一个男生,理应担当这样的职位,帮助老师,帮助同学,当然了,班长这样的荣誉职位必须要有最优秀的同学才可以担任,所以,陈幡同学目前只是临时代理班长一职,今后每次考试之后,我都会按照考试成绩和综合表现来评断下一任正式班长是谁,当然,你们也可以投票,你们投票的结果,将成为我的重要依据。”

在我的声音还没有抵达哪怕是我前面一位同学也就是余心勇的耳膜处时,就被另外一股更大的声音所压制,我的声音仿佛就此被粉碎了,从未存在过,而安静的话语则传遍了整个教室,我从未像现在这样讨厌我那并不大的嗓门,它让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我仿佛觉得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虽然对此我早有心理准备,因为照理来说,考试分数是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公布的,而且还是在校园内以张榜的形式公布,科举考试到如今被改名为高考,但是其内涵并没有改变,考试分数张榜公布,前三名被称为状元榜眼探花的规矩也没有改变,所以,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但是我并不认为我会在成为班长的同时被公布考试分数。

所以那些惊叹的羡慕的崇拜的嫉妒的好奇的目光,我都承受着,我不喜欢在大厅观众之下被关注,虽然我也讨厌被无视,但是更讨厌被关注,所以我仿佛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耳边不断的出现轰鸣声,整个人都仿佛白日飞升了……

这是老毛病,我一直没能改变。

与此同时,我意识到了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我已经成为了这个班级的第一任临时代理班长,无法更改的,因为我已经错失了最好的反抗时机,所以当安静交出了我的名字并且让我起立到讲台上面向全班同学发表一下我的就职演说的时候,我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到最后,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不过从我下台之后的掌声来看,似乎我的身体本能为我选择了比较得体的演讲,安静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样子看着我,眼里饱含着好奇和赞赏,我不由得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连忙移开了视线,而后,我的视线落脚处,赵依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之后就不是重头戏了,班长之下的几个委员,管理贪污腐败等等班费支出项目的生活委员、被诚哥评为十四班第二可爱美少女的夏森,管理压榨底层人民劳动力的劳动委员、被诚哥评为第六可爱美少女的林铃,管理全班作业收取和运送到老师办公室、成为免费劳动力的学习委员叶隼,以及营造歌舞升平假象并且负责歌功颂德的文艺委员……额……赵依。

如此,以我为首领的五人班级委员会就此成立,成立的是那么突然和突兀,从未尝试过成为领导和成为旁人关注热点的我,突然间觉得有些不适应,有些想要撤退,我不想如此引人注目,我不想如此成为一个班级的班长,我想,我不适合成为一个管理者,因为我缺乏一个优秀管理者的上进心和曝光欲。

就好象一天到晚不停地出现在新闻和报纸以及互联网上的内阁首辅,那个家伙一定是个曝光欲特别强烈的家伙,否则,也不会连自己小时候被狗咬这种事情都说出来,试图取得有过同样经历的人们的选票。

卑鄙!

但是在此刻,我仿佛成为了和他一样的人,虽然是被动的。

和上课进行曲不一样,下课铃声仿佛是哀乐一样的低沉和悲伤,就好象是在痛惜学生们失去了一段宝贵的学习时光一样,但是,当哀乐响起之时,学生们都是躁动不已的,上课的时候所无法发泄出来的说话的欲望,就将在此刻得到抒发,尤其是在槽点满满的第一节课上,每个人都有极强的吐槽欲望。

但是我却无法近距离聆听同学们对我这个被称为班长的可怜人的意见和看法以及第一印象了,因为我被喊去了安静的办公室,和她进行一段长谈,安静上课的时候已经是第二节课的时间,所以有一个大课间,四十五分钟的时间,我觉得足以让她把我祖宗八代的信息都弄得清清楚楚。

硬着头皮跟在她的身后,进入了一间标注着办公室的房间,我却意外地发现这是一间单人办公室,也就是说……

“把门带上,傻傻的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坐下吧!”安静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不由得打了一个机灵,把门带上,随着关门声的响起,外面的属于学生们的嘈杂仿佛不复存在了,这间办公室出奇的安静,真的很安静。

“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想成为班长啊?为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当你的学籍记录上写过你曾担任过第一高中的班级班长职务,对于你今后的升学会有什么样的帮助吧?你应该是清楚的。”安静坐在一张转椅上,细细的长腿翘了起来,形成一个美好的弧度,右手撑在桌面上,头自然而然的倾斜过去,歪着脑袋看着我,如果此时她做出一个调皮的表情,我一定会被秒杀。

但是她的问题我却不得不回答:“我并没有不想成为班长啊……”

“少来了,你别看我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其实我已经二十……啊……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我的确如同看起来这样年轻,但是,我的教师经验可不是一般的丰富,什么样的学生没有见过?我说完任命你做班长之后,你似乎想要拒绝的样子,而我不允许你拒绝,所以我才故意说话说得很大声,你应该也清楚吧?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想要拒绝?”

虽然安静所说的这段话让我很有吐槽的欲望,但是此时,我还是按耐住了吐槽的心情,开口说道:“我只是担心我的能力和经验不足以让我承担这个职务,毕竟之前,我从未担任过班级干部这样的职位。”

安静一动不动,只有脚尖微微翘起,嘴巴微微张开,做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哦”的姿态,表达了对我的绝对不信任。

切,真难对付啊……

看来,又要发挥我极为强大的编故事的能力,现场编出一段极为惊心动魄的故事,和赵芸认识的三年里,我就靠着这招成功熬了过来,可谓是炉火纯青!

只是,我刚刚张开嘴巴准备胡编乱造,安静就抢先开口了:“好了,你也别说了,我没兴趣听你刚刚才胡编乱造出来的故事,不管你愿不愿意,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接受我的任命,这样对你对我都比较好,你要知道,成为了班长,你就可以无偿获得两分的班主任学分!

ok!我该说的都说了,你现在还是一个临时代理班长,还不能得到两分的学分,所以,下一次考试的时候争取转正吧!不过现在你已经可以履行班长的义务了,今天下午放学之后组织班委会开一次会议,商讨一下关于即将到来的社团招新的事情,明天下午再去学生会参加一个会议,把这两件事情做好,不然,扣你的学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