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他不是也不会成为现充

    等到我从安静的办公室里出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了好一段路之后,我才猛然回过神来,我仿佛什么都没有做,安静也什么都没有问,没有想象之中的查户口环节,那么轻而易举地就把我给放了出来,这仿佛有些不太符合我刚刚对她树立起来的第一印象。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无视她所说的毫无意义的自我掩饰的话语,我想,她一定是教过不少学生的有经验的老教师,看起来年轻,也可能是天山童姥这一类的娃娃脸,看上去不大,实际上年龄大的吓人,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严阵以待,以防止被安静搞一些突然袭击,闹得自己被剥的一干二净,一点遮羞布都不剩。

不过转念一想,就在一瞬间,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安静就给我布置了两个任务,一个是召集班委会举行一次关于什么社团招新的会议,一个是明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去参加学生会的会议,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学生会?社团招新?我总觉得离我很遥远,初中的时候我和社团是绝缘的,我属于回家部的一员,至于学生会,那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

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的人不多,大概都去参观崭新的校园了,但是我刚一进入教室,就感觉到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我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紧接着,两张大脸就出现在距离我非常近的地方,一张属于诚哥,一张属于余心勇,两张大脸上四只大眼睛金光闪闪的看着我,仿佛在看什么上古遗留下来的法宝。

“你居然是入学考试全校第一名?状元?”诚哥如此发问。

“可恶,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初中的时候你的成绩比我还差的!”余心勇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文诚“咦”了一声,询问道:“你们初中的时候是同学?”

我暗叫一声不好,余心勇仿佛也意识到了自己说漏了最嘴,张着嘴巴不知道该如何说,我迅速接口道:“初一的时候还是同学,后来我转学了,就没有再见到了,所以只能算是一年的同学吧,不过你居然还记得那个时候我的学习成绩,真是难为你了啊!”

文诚“哦”了一声,没有在意,余心勇看着文诚的脸色恢复正常,就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到我不满地看着他,就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真是的,这个家伙在某些地方也算是一个笨蛋了,嘴巴不牢靠,这种事情要是说出来的话,被有心人知道,肯定要探寻我和余心勇的关系,然后会顺藤摸瓜的知道我的中二过去,随后以此要挟我做些可怕的事情,或者被我拒绝后将之公诸于众!

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绝对不要再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啊!

把手放在胸口,稳定了一下情绪,就听到文诚紧随其后的询问:“你的学习居然这么好,居然是状元,难怪啊,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学籍履历里面要是有做过第一高中的班长职务,会对你之后高考的时候报考皇家大学有什么样的帮助吗?那可是很大的帮助啊!再往上就是学生会干部了,班长和学生会干事是平级的啊!”

“是……是吗?我还真是不清楚呢……”我无奈的如此说道,然后就看到余心勇再次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注视着我,一手拍在我的肩膀上,似乎是要泄愤一样的大喊道:“先是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接着又是班长的职务!你这个!你这个幸运的混蛋!现充啊!”

文诚也非常气愤的喊了一句:“现充去死!”

现充?我?我觉得我仿佛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从小到大,我和现充这两个字就完全没有任何的联系,无论是主动联系还是被动联系,我不知道文诚和余心勇为什么会觉得我这样的人会是一个现充,现充,顾名思义,就是现在很充实的意思,表示现充的人有很多朋友,事业有成,成熟稳重,长得帅有风度,还有很多钱。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或许我符合其中某些定义,但是,但但是一个有很多朋友这一点我就被完全的否决掉了,朋友?朋友是什么?抱歉,从小到大,我唯一理解不了的就是朋友到底是什么意思,小时后所剩不多的记忆里面,那个爽朗的声音一直存在,他究竟是不是我的朋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在他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过朋友。

小学的极度压抑,还有初中的中二,我不认为我中二的战友们是朋友,就拿我最“亲密的战友”余心勇来说,就在两个小时之前,我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样的人,可以算作朋友吗?充其量也就是逢场作戏的酒肉朋友,就像那些成年人一样,一起喝一顿酒拍一张照片就觉得关系是多么铁了,一个扫地大妈和内阁首辅拍了一张宣传照就能算是内阁首辅的人了吗?

你去问问内阁首辅,和他拍过照的人那么多,他记得住谁的名字?你以为拿着这张照片就能去求内阁首辅为你办事?想得太天真了,所以我完全不认为余心勇曾经是我的朋友,在我最痛苦最悲伤的时候没有为我付出什么的人,我就绝对不会认同,绝对!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绝对是灰色世界里的人,我的世界都是灰色的,所以,现充这个充满了色彩的词语,绝对不属于我,我也不是现充。

“只是临时代理班长,只要下一次考试我不是第一名,就会很自然的卸职了,这也没什么的,哈哈哈!”我摸了摸脑袋,虚伪的笑着,我一点都不想笑,但是我不得不笑,人是群居动物,离开了群体,人就不能算作是人了,所以,在群体中,受到群体的保护,就注定要付出些什么东西,我不期望被排斥,哪怕在我的内心里,我排斥着所有人,我也不愿意被排斥。

很可笑是吗?明明排斥着所有人,不会将他们放在心上,我却不自然的扮演者一个现充的角色,以此期望得到一些虚伪的东西。

余心勇和文诚是两个笨蛋,至少在我眼里,是确确实实真真正正的笨蛋,所以他们看上去都很不爽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按照开学第一天的状况来分析,我们说了那么多话,熟悉了那么多,已经可以算是“朋友”了,哪怕是虚伪的朋友,因此,我的计划成功了。

第三节课,第四节课,很自然而然的就来到了,很无聊的课程,似乎一中的老师除了安静之外都是老学究的类型,虽然看上去知识很广播,但是只是知识的传播机器而已,安静那样的人,还真是不多呢……

中午的时候,刚刚开始熟悉的大家用不太自然的姿态相互告别回家吃饭,或者是离家远的学生用不自然的不自信的语气相约刚刚认识不久的人一起去食堂里吃饭,这是第二个关卡,度过了这个关卡,两个人或者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会突飞猛进,我看到那些被接受邀请的人的开心和喜悦,也看到了那些被拒绝的人的沮丧和郁闷,还有对未来的担忧,以及离群失所的恐惧。

没人喜欢落单。

我不担心这个,一下课,我就被文诚拉住了,带着余心勇,我们三人一起冲向了文诚嘴里的新世界,说起来,我对这里还真是不太熟悉,文诚显然对一中有比较透彻的了解。

“一中最具特色的地方可不是超高的升学率,当然了,向阿幡你这样的成绩,想不升学也难,现充去死!另外呢,最有意思的地方呢,就是一中的商业一条街了。”无视了文诚话里一些很奇怪的地方,我对他说的那个商业一条街很感兴趣,我知道很多大学里面都会有商业一条街之类的地方,但是高中里也有吗?

余心勇接话道:“我听说过,一中的商业街全部都是一中的班级或者是社团甚至是学生自己开办的,雇佣的人员也有都是学校里的人,这也是一中一个特色了,班级不会向学校申请班费,社团也无法从学校获得活动经费,除非是为学校做出贡献才能得到钱财的奖励,所以班级要想过日子过得好,班级用具都是最好的话,就要想办法自己赚钱。

社团也是一样,而且社团因为人数不是那么多,而且消耗还比较大的原因,自己赚取经费就更加重要了,因为不能向社团成员收取费用,赚不到钱的话,社团就要倒闭,所以才会有商业街的存在,大概是几十年前,立宪之后开始出现的商业街。”

我大为惊讶,然后询问道:“社团为什么会倒闭?像是文学社之类的,买些书本开开研讨会写写文章,需要什么经费吗?”

文诚回答道:“一中的学生无论做什么,都要在学校范围之内,而在学校里面,所有的财产都是学校拥有的,你使用了,就要交费,社团活动室必须要交费,就连学生会办公室也要交费,所以一中那么有钱,那么高级的教学楼和大礼堂都弄得出来,每个班级都有空调,太奢侈了!可恶的是空调的电费还要班级自己来出!”

什么?这样的学校?除了向学生收取学费,居然还强制要求必须要建立的社团和学生会向学校缴纳活动室使用费?甚至空调还要交电费?那是不是说就连呼吸学校里的空气都要交费呢?这样的学校,实在是太无耻了,这样的手段……我太喜欢了!

这才是光明正大揽钱的最好方式啊!恩!决定了,以后我要当一个校长,建立一个学校,学习第一中学,所有能收取的费用我都要收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