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所以他觉得这样很好

    “你跟着我干什么?你也骑了自行车?”我回头看着一直跟在我身后的赵依,无奈的询问道,赵依好像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双手下垂绞在一起,做出了一幅很少女的模样:“那个,那个早上看到你的时候,因为你穿的校服,就注意了一下,咱们的家,好像是同一个方向吧?我家住在江南花园,就在静海区。”

我转过身继续往前走:“那又怎么样?”

没听见赵依的声音,却听到她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中,她就出现在了我的身旁,我诧异的转过头看着她,她的脸上带着生气的表情:“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嘛!咱们家住在一起,一起走的话,也没什么的啊!”

我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脑袋:“可是我是骑车的啊?”

赵依闻言更加愤怒,更加生气地喊道:“你这个笨蛋!根本不懂女孩子的心!”

这句话我就不能认同了,虽然可能在之前的岁月里,我不是很明白女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在目前,我可是一个和两位女性同居的男性,虽然一个是姑姑一个是妹妹,但是每一个都是实实在在的女性,没有伪娘的存在!她们都是女性,我和她们相处得非常融洽,她们在想什么我都明白!

更别说还有赵芸那个逆天的存在,能和她沟通相处的我,对于女人新的了解等级绝对不在任何人之下!赵依想的是什么,我当然明白,但是,我讨厌她,讨厌这种女孩子,我不会和她接近,更不会有什么来往,她绝对不是我心中真正想要找寻的人。

“谁说我不懂女孩子的心?我和妹妹相处得非常好!”所以我如此反击。

赵依没有反击我,而是露出了很好奇的神色:“唉?阿幡有妹妹?”

我点头:“是啊,我和妹妹相处得非常好,妹妹非常喜欢我,我也很喜欢我的妹妹,我们可是相依为命的家人呢,我也非常了解我的妹妹,难道我的妹妹就不是女孩子吗?既然我能和妹妹相处,你所说的话就不能成立!”

赵依露出了我意料之外的表情,好像很可怕,很惊诧的表情,两个字脱口而出:“妹控?”

“妹控你妹啊……”我简直无力吐槽,妹控那种低级的情感,怎能和我对红音的感情相提并论?我和红音是相依为命的亲人,就算这个世界只剩下我和红音,我们也能生活下去,不会因为世界上没有别人而感到苦恼,因为那个时候,整个世界也只剩下了我和红音。

相依为命的亲人,区区妹控而已,怎么能和我相比?

所以我果断反击:“希望你不要把妹控这种低级的情感放在我和妹妹身上,我和妹妹是相依为命的亲人,亲人你懂吗?我们之间的感情,绝对不是妹控可以比拟的,那种变态!”

赵依露出了有些勉强的笑容:“这样说的你,似乎没有理由责备变态吧?”

我不满:“疼爱妹妹也算是变态吗?”

赵依摇头:“不算。”

“那我怎么是变态?甚至照你所说,连变态都不如?”我询问道,而赵依勉强地笑着说:“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呢……相依为命……阿幡,你的家里……”

赵依突然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似的,捂住了嘴巴,惊讶地看着我,我感到有些奇怪,这个笨蛋属性满满的女孩子,在这种事情上却是出乎意料的敏感,敏感的察觉出了我话语里的蛛丝马迹,该怎么说?没有谁是绝对的笨蛋,也没有谁是绝对的聪明人?

“别误会,我父母双全。”我这样说,免得赵依错误的理解了我的意思,从而对我报以深刻的同情,就更加难以驱逐了。

赵依松了一口气:“那还好……不对啊,如果……那你为什么还要说相依为命呢?”

我走到了我的自行车旁,蹲下身子解开锁链:“没什么,只是我的父母热爱自由,已经去寻找各自的自由和幸福了,所以家里目前就只有我和妹妹,偶尔我的姑姑还会来客串一下,不过经常是看不到的,所以我和妹妹也能算作是相依为命了。”

赵依站在我身边,很好奇地询问:“什么叫做热爱自由?还去寻找各自的自由和幸福?啊……叔叔和阿姨已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赵依向我道歉,我拿着手里的锁链放在了自行车前的篓子里,无所谓的摆摆手:“不就是父母离异吗?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很常见的,再说了,我也没有怪过他们,他们只是想要去追求自己向往的,不想一辈子被锁在家里,为了孩子操劳,他们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想法,凭什么有了孩子以后就要一辈子被孩子锁住呢?”

赵依眨了眨眼睛,智商再次下线:“为什么听起来好像挺对的,但是总觉得有种违和感……不对啊!父母爱孩子,难道不是天性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我推着自行车缓缓往前走:“从生物的本能上来说,的确是这样,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我们常说虎毒不食子,但是老虎在没有食物的时候,为了保全更多的孩子,也会狠下心把最弱小的一只小老虎咬死,和其他孩子们分吃掉,这是为了生存和延续。

而且,其实我并不认为我的父母不爱我和妹妹,他们是在我十三岁的时候,妹妹十岁的时候离开的,我和妹妹都有了独立的行事能力,有丰厚的生活费,有住房,还有姑姑作为监护人,还教会了我武术和生活技能,他们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才离开,难道不是爱吗?”

这倒不是我临时瞎编的,而是的确是这样,父亲教会了我武术和很多道理,母亲教会了我厨艺和很多的生活技能,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怀疑他们是早有准备的要离开我和红音,事先准备好了一切,才放心地离开,还是有些担心,就把脱线的姑姑喊来做了监护人。

这未尝不是一种爱,来自于本能的爱,但是除此之外,我就感受不到了。

很多想问的,很多想知道的,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冷却,当初的不理解,也就随风而去了,我不在乎了,真的不在乎了。

“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不对啊,他们为什么要离开呢?就这样把儿子和女儿丢下了,就不担心吗?这样,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赵依走在我的边上,对我的遭遇深表同情。

真是够了,这样的话我听过无数次了,无非是父母双全且在身边的孩子对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孩子的一种优越感而催生的畸形的同情心,嘴上说几句,什么也不做,满足了自己的同情心和优越感,狠狠的秀了一把素质,就离开了,呵呵,这样很有意思吗?

于是我看着气鼓鼓的赵依,笑道:“说实在的,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他们准备好了一切才离开,我就是完全安全的,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反而他们离开了对于我和妹妹来说更好一些,我们可以自由的生活,不用担心被老师以喊家长这样的形式威胁,从而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更不用担心家访这一类的老师最终极的手段,甚至连学校都拿我们无能为力,只能听之任之,我们还能收获一些意外的同情,得到一些特权,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