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无论何时,他都讨厌温柔

    赵依傻傻的看着我,愣了一会儿,才露出了非常纠结的神情:“不对啊,不对啊,为什么感觉你说的好对,却总是有种违和的感觉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哪里出了问题?”

少女,你是想不出来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哪里有问题,反正这个世界上的思想本来就是千奇百怪的,我们所赖以维系社会的是大家都认同的思想,而另外一种思想,也未尝不能生活下去,换言之,如果我的思想成为了主流思想,那么现在的主流思想才叫做异端吧?

赵依还是一副很纠结的样子,而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推着车子走到了生活超市的门口,我总是在这里购买食材是日用品,这里的食材很新鲜,价格也不贵,我也算是老主顾了,有一张会员卡,因为总是在这里买东西,所以得到了这张据说只有十个人有貌似很荣耀的卡,可以打八五折购买物品。

赵依看着我走入了超市,也很好奇地跟了上来:“阿幡,你来这里做什么呢?这里好多菜啊!”

我拿起了一颗包菜翻看着,又拿起一根黄瓜看着,一边说道:“你觉得只有我和十三岁的妹妹生活在一起的情况下,谁来负责做饭做菜呢?谁来负责家务事呢?你以为每个妹妹都是结城美柑那样能干的妹妹吗?”

赵依很惊讶的说道:“阿幡你还会做饭做菜照顾妹妹?好厉害啊!话说结城美柑是谁?日本女孩子?”

我无奈地摇摇头,把一颗新鲜的包菜和三根水灵的黄瓜交给售货员替我打包好,然后放入了购物袋里:“都是被逼的,谁也不是天生就会啊,你一个人带着妹妹生活看看,看你会不会做饭做菜。”赵依显然没看过日本动漫,算了,就不和她多说二次元的事情了。

赵依随之点点头:“也对啊,不过阿幡你真的好厉害啊,要照顾妹妹,做家务,还会武术,成绩还那么好,你是怎么做到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请帮我拿一下这块肉。”我对肉柜台里的售货员这样说道,然后看着赵依:“如果你把你说话的时间都用来做这些事情,三年以后,你也会成为我这样的人。”接过装着肉的袋子,我又走向了放置面条的地方买面条。

赵依一直跟着我转来转去,很不满的嘟囔着:“你是说我说的话太多了,很讨人厌是不是?”

我点点头:“我很欣赏你自知之明的程度。”

赵依愣了好一会儿,才气鼓鼓的说道:“对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这样说话是很不礼貌的!阿幡!”

拿起了红音最爱吃的鸡蛋挂面放入购物袋里,我说道:“啊,是这样啊,不好意思,我三年没和女孩子好好交谈过了,不太明白怎样和女孩子交谈,如果有冒犯的地方,请原谅,这样说可以吗?”

我向生活用品区走去,赵依紧紧跟着我,询问道:“阿幡你说三年没和女孩子好好交谈过是什么意思呢?你明明看起来很正常啊?”

拜托,首先,你不正常,其次,我也不正常,两个不正常的人在一起,当然感觉不到对方的不正常!

“如果你也要从无到有的学习怎样做家务和照顾孩子,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不和女生交谈了,你觉得我会有时间和那种心思吗?”我无力的说道,挑选了几管牙膏和一瓶洗发露,还有红音最喜欢的薄荷香皂,走向了收银台。

“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阿幡,我误会你了,但是你真的好厉害,我还是这么认为的,很厉害,很坚强,还很聪明!这不是假话!”赵依如此赞赏我。

我完全感受不到高兴,明明被夸赞了,为什么心里却觉得一阵苦涩呢?我觉得这不是我的正常反应才对,我明明早就习惯了这一切,我明明早就不会为此感到忧伤,可为什么还是觉得有些苦涩呢?很明显,赵依就是问题的源泉之所在!一定要尽早摆脱她!

付了钱,离开了超市,把东西放在了车前的篓子里,看了一眼身后紧跟着的赵依,我开口道:“静海区的话,应该是往左边转,我住在宁安区,往右边转,那我先走了。”说着,我跨上了自行车,准备离开,身后传来了赵依惊慌失措的声音:“唉?不是,不是啊,阿幡,不是说好一起走的吗?”

我转过头看了一下赵依:“难道不是吗?我们已经一起走了一段路程了,这就算作是一起走的吧?”

赵依指了指前面:“不管是静海区还是宁安区,都不需要在这里就转弯吧?阿幡,明明可以再往前面走好一段路,然后再转弯,那样更近一点不是吗?”

切,没有糊弄过去吗?这孩子在某些地方真是出乎意料的敏锐,或者说笨蛋的过于笨蛋,结果却显得聪明起来了!该死,这可不是我最擅长应对的角色,大脑飞速旋转,我找到了可以应对的理由:“是这样,不过我妹妹的学校需要从这里转弯才能到,我要去接她放学,今天说好的,然后回家给她做饭,不好意思,妹妹还很小,离不开我的照顾。”

赵依流露出了惋惜的神色,似乎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她温柔的笑了出来,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声音也是同样的温柔:“果然,阿幡很温柔呢,我果然没有看错呢,虽然有点遗憾,那就在这里告别了,拜拜,阿幡!明天再见!”

赵依向着右手边转弯离去,身影似乎有些跃动,她没有按照她之前所期望的那样往前走,但是她所说的我很温柔,我想,并不是这样的。

我的温柔,只会展现给对我交出真心的人看,因为对我交出真心的人,我也会对ta交出真心,只有那样的人,才能看到我的温柔,或许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温柔,只会给在意的人看到,没有什么人会随随便便地展现自己的温柔给别人看,但是恰好,赵依就是这种人。

红音是我最在意的人,没有之一,那也是我所拥有的唯一一颗真心,赵依看到了我对红音的温柔,所以感动了?但是,这份温柔,我不会给她,我也不指望她能给我同样的温柔,我讨厌温柔的女孩子,非常讨厌。

对我这样刚刚认识没多久的人展现温柔的女孩子,对其他人也是一样的,也会展现同样的温柔,哪怕她并不在意他,也会因为温柔的性格而展现温柔,不经意间展现自己的温柔,从而影响到其他人。

或许她只是出于本心,但是别人不会这样想,感受到她的温柔的人不会这样想,她会为此在未来感到困扰,身边的人也会产生困扰,习惯了她的温柔而产生一些不该有的想法的人,抑制不住内心冲动的人,也会困扰,并且注定会受伤。

所以,无论何时,我都最讨厌温柔的女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