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这大概是意外所得

    这间教室,大概有十年没人用过了吧?

厚厚的灰尘大概可以用游标卡尺卡出精密尺寸,用以做研究来分析这教室到底有多久没有人来过,混乱的布局,东倒西歪的椅子和桌子,四个墙角上的蜘蛛网,老大的蜘蛛趴在上面惬意的享受生活,仿佛在嘲笑我们一样。

“阿幡,这,这就是活动室?”余心勇用怀疑人生的语气质疑我。

文诚张张嘴巴没说话,但是我想他已经开始质疑自己的判断能力了。

深深叹了口气,我突兀的响起了今天早上安静把活动室的钥匙交给我的时候,那个眼神,还有嘴角的那丝好像是恶作剧成功的笑容,我明白了,我被坑了,我被整个世界坑了,我感受到了来自于世界的深深的恶意。

“那个,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宣布,解烦部第一个任务——清扫活动室!”我如此说道,然后看着余心勇和文诚依然一脸懵逼的样子,我觉得有些心虚,不过正是因为心虚,才需要加强语气:“古人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们解烦部是要扫去人们心头的脏污,那是看不见的,现在看得见的脏污都不扫,何况是看不见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良久,文诚和余心勇一脸被我坑了样子叹了口气,慢慢步入了教室,随后,我也步入了教室,强忍着从生理到心理完完全全的痛苦,花了两个小时,累得半死不活,总算把活动室清理了一遍……安静,算你狠!

夕阳已经染红了整个天空,我想社团招新和学生会招新也差不多快要步入尾声了,我的活动室在距离商业街很近的多媒体教学楼,通过活动室里的窗户,我还能看到商业街的人多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那些美食类的社团成员们一定高兴得快要疯了吧?不仅能招募到优秀的新人,还能大赚一笔,至少未来三个月不用担心没钱交租换学分了。

死丢皮得!

正如同社会里的商业模式一样,获利最大的永远是老板,而不是职员,职员一年最多也就十几万的收入,但是老板随随便便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的收入,明明是职员为老板挣了那么多钱,大头却还是属于老板,这就和目前的社团是一样的。

社团部长得到的学分是部员的三倍以上。

所以我才如此执着于自己创办社团,既然无法改变世界,又不想成为被剥削者,那么就只有努力成为剥削者了,但是我并没有真正成为社会上的剥削者的想法和胆气,因为给剥削者所度过的日子也不是被剥削者可以想象的艰难,所以,我只能选择游离于剥削者和被剥削者之外的自由职业者,以一种近乎于剥削者的姿态站在这个社会上,尽全力维护我心中的信念。

这是我的选择。

但是在学校里,我并不需要违背我的选择,所以,我选择创办社团,成为社团的主人,按照我的想法,成为游离于竞争之外的一员,避开竞争,避开我不喜欢的争斗,我愿意隐藏在黑暗里,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一切。

因此,才有解烦部的成立,我讨厌万众瞩目,讨厌被人关注,却也不希望失去存在感,因此,我选择了解烦部,虽然目前解烦部还是一根小小的幼芽,可是我相信,很快,它就会成长为一颗挺立的大树。

“那么,我们就来制定以下解烦部的活动规则还有业务内容吧!”打扫完之后,清理出了两张大桌子和三把椅子,我坐在了余心勇和文诚的对面,向他们宣布道:“我们的业务,就是接受烦恼者的委托,为他们解决烦恼,收取相应的报酬,同时我们要遵循一个绝对的原则,就是保密原则,解烦部内一切的一切,都不允许带到日常生活中,你们明白吗?”

我严肃的语气之下,余心勇和文诚双双咽了一口唾沫,然后互相看了看,余心勇有些勉强地笑道:“是不是太严肃了一些,我们都是学生,能有多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呢?”

文诚也随之点头:“毕竟是学校,不是社会啊!我们还没长大,能有多少秘密?”

我冷笑着,这两人果然还是学生,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自己有多少秘密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甚至于根本没有意识到秘密的存在,也不知道保密对于一个职业者而言是多么的重要。

试想一下,要是有一个人知道了你全部的秘密,包括你第一次梦遗的时间,第一次看动作片打飞机的时间,看的第一部动作片的类别以及倾情出演的男女主角的名字等等,你会希望这个人大肆宣扬还是一辈子都不要说,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

作为一个行走的黑历史,我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知道我的过去和我不能说的秘密的,所以我深有感触,一个有烦恼的人,往往是无法说出口的,越是亲密的人就越不愿意被他知道,反而面对一个陌生人却能说的出来。

人性啊,真是奇妙啊!

因此,我们的存在才有价值!

“阿勇,如果我知道你第一次梦遗是在什么时候,以及你偷偷收藏的H书的类型和你的性癖,你是希望我在学校里广播一下还是做成PPT帮你宣扬一下?诚哥,如果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孩,并且还知道你准备了情书,甚至是情书的内容,你是希望我直接告诉那个女孩还是在升旗仪式上做讲话的时候向全校师生宣扬一下?”我如此说道。

文诚和余心勇画风大变!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明明没有告诉任何人!”

“你偷看了我的情书是不是!开学才三天啊!”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藏品藏在什么地方!话说你跟没去过我家啊!”

“这不可能!”

“不会的!我一定是在做梦!”

“天啊!”

“妈妈呀!”

…………………………槽点太多,我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

“我只是做了个假设,按照我对你们的理解做了一个初步设想,谁知道,居然是真的……”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我胡言乱语居然也戳中了他们的心窝……两人用惊骇欲绝的眼神看着我,异口同声泪目:“你是恶魔吗?!”

“请叫我理性的分析者。”我如此回答。

恩,不错,我的胡言乱语居然让我得知了这些秘密,抓住了他们的把柄,很好,以后,他们就会任我玩弄了,余心勇和文诚恍如败犬一样低着头坐在椅子上,感慨着幸福快乐的高中生活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我也在感叹着世事无常,这两个人一个闷骚绝伦一个风骚不已,还真是互为表里啊!

“现在,你们总该明白保密原则是多么重要了吧?”我重申自己的理念,两只败犬连连点头。

“那么,以后会听从我的指令吗?”两只败犬点头。

“很好,我会为你们保密的,不过话说回来,阿勇,你还真是个闷骚啊!诚哥,你也太风骚了,开学才三天,你就写了情书?你是要破纪录吗?”我果断开启了嘲讽技能,给他们更深层次的精神打击,彻底摧毁他们的精神防线,以达到我不可告人的目的。

“啊!!!!”

“NO!!!!”

惨叫声回荡在不大的多媒体教室里,我想,我可以真正的大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