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 欢迎来到解烦部

    我转头看着叶隼,发现叶隼好像有一种想要撤退的冲动,我刚准备挽留,然后我的身后一左一右两道黑影就窜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左边的黑影是余心勇,用他无与伦比的速度火速冲到了叶隼的身后,一把关上了活动室大门,然后露出了微笑,文诚冲到了叶隼身前,一把抓住了叶隼的手:“对不起,叶隼同学,快坐快坐,我去给你泡杯茶!”

ddxs.com

文诚不由分说的把叶隼拉到了一张椅子边上,一推就把叶隼推倒在椅子上,没等叶隼反应过来,一杯“茶”,其实就是一罐红茶就出现在了叶隼的手上,文诚以极快的速度和及其谄媚的神情以及夸张手法的表现赢得了我的欢心。

“呵呵,不要在意,这就是我的社员们的富裕态度,顾客是一切,顾客就是衣食父母,所以,你不要在意,接受他们的服务吧!你们两个,再去买些咖啡过来,要奶咖,最贵的那种!飞奔着去!”我下达了正式指令。

两人如蒙大赦,立刻窜了出去,丝毫不作停留,而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在几次呼吸之间,叶隼还没回过神来,我已经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很认真地看着他:“好了,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了,你只需要和我说出你的烦恼,你大可以放心,我们可以签署保密协议,如果你的秘密不幸被透露,可以找我追究法律责任。”

说完,我从书包里拿出了拜托赵芸替我准备的保密协议,还是得到公证处公证的,只要签上双方的名字就立刻生效的那种。

叶隼接过了保密协议,大吃一惊:“这个,这个是得到公证处公证的,具有真正法律效力的文件,我们只是学生社团,需要这样吗?还有,这样的文件,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我皱了皱眉头,纠正叶隼的错误认知:“叶隼,你要知道,虽然我们是个学生社团,但是我的社团的主要业务,是为人解忧,但是但凡是个人的忧愁,来找到我们了,那就是一个人无法解决但是也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的秘密类型的烦恼,这样的烦恼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更别说是我们这些陌生人了。

但是有这样的文件就不一样了,你我二人一人一份,如果你的烦恼被泄露出去了,你就可以拿这份保密协议将我告上法庭,逼迫我承担法律责任,维护你的名誉,虽然我们都只有十七岁,还没有正式成年,但是国家法律是有规定的,十六以上就要承担全部的刑事责任了,你不用担心未成年人保护法会阻止你维护你的权利。”

或许是我公事公办的态度太过于正规,使得叶隼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了,却又陷入了另外一个层次的纠结:“不,不是这样的,陈幡,我的问题只是一个小小的选择烦恼,这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不需要这样正规的。”

我点了点头:“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议,那么,就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吧,如果哪一天你的烦恼内所涉及的秘密被我或者其他知情人泄露出去,对你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和解烦部是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

被公证处承认的声明书也递给了叶隼,叶隼再一次的震惊了,直愣愣的看着我:“陈幡,你是何方神圣?”

“神圣不敢当,一个普通公民而已,为了今后的活动,我会尽量走上正规化道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这里,你可以对我畅所欲言,在法律的保护下,你的一切权利将得到保证,所以,尽情抒发你内心的真实,我和我的解烦部会尽全力为你解忧,拿人钱财,为人解忧,叶隼,欢迎来到解烦部!”

我发表了最正式的宣言。

叶隼愣了好一会儿,看着手上的两份法律文件,露出了宽慰的笑容:“陈幡,我或许在某些地方看错你了,我以为这只是一场闹剧,没想到却是如此正规,我为我之前的看法向你道歉,真的非常对不起!

不过这次的事件,是我的私人事件,牵扯到一个小小的选择,就算透露出去也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影响,但是你的态度让我非常敬佩,我也开始相信你可以帮助我,所以,我会签署免责声明书,那么,我们的委托,可以开始了吗?”

叶隼从校服口袋里抽出了钢笔,在免责声明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把大拇指放在印泥里按了一下,在免责声明书上留下了自己的指纹,我也如法炮制,签上了我的名字,按上了指纹,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免责声明书正式成立,我们交换了双方的免责声明书,非常庄严,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敬。

对法律的尊敬,是每个大明公民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之一。

“责任书正式生效,叶隼同学,咱们的委托,正式成立,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方才的话题可以继续展开了,不要对我有所隐瞒,那会影响我的正确判断,在这里,你不需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或许还有那两个正在外面偷听的混蛋!”

和叶隼握了手,正式进入了工作环节,我便踱步到了活动室门口,话音一落,立刻打开了活动室的大门,余心勇和文诚迅速倒下,两人痛呼一声,倒地不起。

“偷听部长和客户之间的谈话,性质极其恶劣,在没有受到信任的前提下,做出了类似于商业间谍的举动,你们说,我该如何处罚你们?是报警,还是报警,还是报警?!”我冷冷的看着这两个混蛋,思考着该如何处理他们。

余心勇和文诚面面相觑,然后老老实实地跪坐在软垫上,以虔诚的姿态向我举起了奶咖:“请部长原谅!我们不敢了!”

我接过了两罐奶咖,递给了叶隼一罐:“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们面前的解烦部部员入部声明书你们就签字画押吧,管好自己的嘴,这次的声明是进入解烦部所必须要做的,具有法律效力,今后你们所做的一切将与解烦部有脱不开的关系,为了避免被你们遗憾的大脑所拖累,请吧!”

眼前的余心勇和文诚互相看了看对方,然后叹了口气,老老实实的写下了法律声明。

我拿着两份声明,扬了扬,笑着对叶隼说道:“好了,现在他们也可以信任了。”

叶隼点了点头,脸上的阴郁再次浮现:“我的家庭比较富裕,也有些权力,从小到大,我和兄长都是受万众瞩目的家族继承人,兄长大我五岁,现在已经从皇家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在我们家族企业里做了很高的管理位置,能力非常强。

兄长从小就是天才类的人物,天赋很高,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能成功,从小学到大学毕业,每一次考试的分数是稳扎稳打的年级第一也就是全校第一,第一高中至今为止还留有他的神话传说,他不仅学习成绩优秀,而且足球还踢得很棒,高中三年,是校队的绝对主力,带领第一高中足球队在全国高中生足球联赛取得过冠军。

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拿到了皇家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再次以全校第一的成绩从皇家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顺利成为家族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如今我的父亲和母亲已经把相当一部分权力和财富交给了兄长,兄长,他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似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人。

就算是忙碌的工作之余,他依然带领过长安府的彗星足球队打入过全国业余足球联赛的总决赛,获得冠军,兄长,实在是太优秀了……相比之下,我就像是个幼稚的孩子,不仅学习成绩不如兄长,其他方面也没有能比过兄长的……呵呵……或许在父亲母亲眼里,我一直都很没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