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或许,这是两个人的道路

    叶隼的神情随着他讲述的深入而逐渐变得更加阴郁,语气也越来越低沉,让我不由得有些感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天敌,叫做别人家的孩子,他天生长得很帅,家里还有钱,智商情商超高,从小到大都是最闪耀的那个,而且整天就知道学习,学习成绩TMD名列前茅,考入好大学,找到好工作,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

这还不是最悲剧的,最悲剧的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亲兄弟……

叶隼,真的很悲剧呢,从小到大都被自己过于优秀的哥哥压制的喘不过气,谁都会无意识的拿他的哥哥和他相比,然后得出了叶隼虽然也很优秀,却远远不如叶鹰那样的出类拔萃,天纵之才。

平心而论,叶隼很优秀,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入校考试成绩全校第七,体育能力非常强,非常阳光善于和别人交朋友,或者对于其他孩子来说,他才是那个该死的别人家的孩子。

但是,就是那个但是,叶隼有个哥哥,全方位的压制了他,在叶隼看来,在所有人看来,叶隼全面不如他的哥哥,他的哥哥更加优秀,更加适合做叶家的继承人,而叶隼,只能在哥哥的阴影下苟延残喘,多么狗血的豪门家庭伦理剧啊……

“我很小开始就知道我有一个优秀到了极点的兄长,父亲母亲一直都在鞭策我,要我拿兄长做榜样,要我拿兄长的经历激励自己,向着兄长这样的高峰攀登,小的时候,我真的很崇拜兄长,非常非常崇拜兄长,把兄长看作神明,兄长做什么,我就跟着做,我发誓,我一定要成为兄长那样优秀的人,满足父母的期望。

可是我渐渐地发现,无论从哪个地方去看,我都远远不如兄长,兄长的成绩是全校第一,雷打不动,我拼了命,也得过全校第一,但是总是有人和我竞争,我无法压制他们,兄长体育全能,我也非常拼命的练习,但还是不如兄长,连同班的一些同学也竞争不过……

足球也是一样,我曾经非常喜欢足球,向往着像兄长一样在绿茵场上纵横驰奔,为家族争光,也让父母看看,我不是那么的无能……可是……我还是不如兄长……无论我怎么努力,怎么拼命,兄长永远都比我强,比我能干……

在我最低沉的时候,是一位西餐厨师拯救了我,他用他做的冰火雪山,一道澳洲的甜点,救了我,他挽救了我,我对西式餐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对我说,无论中式餐点还是西式餐点,都是食物,而食物的最高使命,就是让人幸福,给人带来快乐,所以,作为一个厨师的最高使命,就是为人们带来幸福。

我开始向往着可以用食物给人带来幸福的他,我发现我从来就不幸福,我有富裕的家庭,有万贯家财,有地位有权力,从小锦衣玉食衣食无忧,可我从来就不快乐,我从来没有快乐过,从小到大,我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在追赶兄长,不至于让人家轻视叶家的二子,说我完全不如我的兄长……

只有食物,只有美食,是我真正的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它,是我为了自己去做的事情,不为任何人,为了我自己的幸福,为了我自己的快乐,只有它!父母向我谈论起我未来的人生规划,向我谈论起兄长的高中生涯,以及我刚一入学,就得到了来自于足球部学长们的邀请……他们说,我是兄长的兄弟,一定也应该继承兄长的荣光……

我明白,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去做一名西餐厨师,但是,但是仅仅是高中,仅仅是三年,给我三年时间,我就知足了……”

叶隼的声音慢慢地沉下去,到最后,我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我看了看余心勇和文诚,余心勇一脸的惊叹,文诚却露出了一副落寞的神情,我再看向叶隼,他深深地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豪门伦理悲剧,叶隼被压制得有多惨,他心里的负面情绪有多浓厚,他现在外表有多阳光,他内心深处就越痛苦。

豪门啊,豪门啊,天生就是富二代,天生就拥有权力,高人一等,将来,也注定是上流社会,但是,他却永远不能做自己想做的,和他一个人比起来,家族传承才是最重要的,哪怕付出全部,付出全部的幸福与快乐。

幸福和快乐是愚人的追求。

“我知道了,叶隼,我只问你,你是不是真的热爱西餐,热爱它,为了它,可以付出一切?你是否具有天赋,具有可以做出优秀餐点的天赋?”

我站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叶隼,叶隼慢慢抬起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眼神中迸出了一丝希望:“我爱它,我有那个能力,有那个天赋!”

我笑了。

“叶隼,你还记得我刚说过什么吗?苏东坡擅长厨艺,成为千古美谈,原因就在于他本身是个大文人,是主流高层,如此,他学会了厨艺,并且展示出来,那么,这就是风雅的艺术,有趣的爱好,会成为美谈,而一个粗俗的厨子,无法在史书上留下任何痕迹。

所以,叶隼,你觉得绝望,你的身份,你的家世,不会允许你去成为一个为别人服务的厨师,你家族的尊严不允许,但是,为什么苏东坡可以,你就不可以?等你成为了世界餐饮业执牛耳者,那个时候,你展示自己的厨艺,做出美味的食物给大家吃,大家只会感到荣幸,感到幸福,感到前所未有的感动,那也会成为美谈。

所以,如果你真的希望不放弃自己的内心的追求,不向家族妥协,那么,你就要做好承担一切的准备,你要离开家族的资助,自己打拼,厨师不好听,西餐厅的店主呢?连锁餐厅的主人呢?餐饮公司的创始人呢?跨国餐饮集团的创造者兼董事长呢?那个时候,你展示厨艺,是丑闻,还是美谈!?”

叶隼看着我,完全呆住了,余心勇一脸的震撼,文诚长大了嘴巴,这一刻,我感觉时间凝固了,我感觉一切都停止了……

“只要你成功,没人在意你是用什么手段,凭什么身份!只要你成功,没人在意你的过去,社会上,只看结果,不问过程!叶隼,如果你真的要追求自己的梦想,那就放弃已有的一切,从头开始,成为一个成功者,你的家族不是没有继承人,你的兄长非常优秀,你的父母并不太会阻止你。

更何况,你蠢吗?!你不拿自己的优点去和你的兄长比,却拿自己的劣势去和你的兄长比,你不输,谁输?用你善长的,去和你兄长比拼!你未必输给你的兄长,天生我才必有用,人若要成功,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继承已有的家业,另一个,就是在梦想的道路上一条道走到黑,不撞南墙不回头,撞到南墙了就把南墙拆了!继续往前走!!

不要停,不能停,不许停!自己选择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到那个时候,你再比一比,世人再比一比!到底谁赢!谁输!谁弱!谁强!”我揪起了叶隼的衣服,用最强的语气,对叶隼吼叫,或者,我也是在对我自己吼叫,从十三岁后,我再未如此激动过,我不知道我是为了叶隼,还是为了我自己。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我也不知道。

和叶隼分别的时候,我们站在学校的门口,文诚和余心勇站在我的身后,叶隼带着一脸解脱一样的笑容,向我伸出了手:“陈幡……不,阿幡,谢谢你,我想,我大概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不过,这条道路太过艰险,我一个人,并没有足够的把握可以成功,所以,我的委托,给你的委托,还没有结束,未来,如果我需要你提供帮助,作为怂恿我走上绝路的你,绝对不能推辞,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