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然而,流言不期而至

    这才七天,全班可爱女生排行榜就进化到了全校可爱女生排行榜的地步了吗?他到底是有什么奇遇?杀了什么等级的怪物,得到了什么等级的上古秘宝?

我回过神来,顾不上吐槽文诚的话,走到了陆凝夏的面前,我看着她,询问她:“请问,陆同学是么,我是陈幡,我们应该是是同班同学,我想,作为班长,作为解烦部的部长,我应该可以了解一下你来解烦部到底有什么事情吗?你刚才的话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陆凝夏看了看我,纤细的右手抵着精致的下巴,露出了沉思的模样,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哦,是你,陈幡是吗?你是解烦部的负责人?人渣班长吗?对不起,我没有注意过你,所以不太了解你,但是你看起来并不太像传言中的那样始乱终弃啊,难道是第一印象并不太差的缘故?”

等等,她貌似说出了什么我不能忽视的话。

“陆同学,陆凝夏同学,我们是同班同学,我还是班长,你没有注意我并不奇怪,我也不在意,只是,你刚才说的两个带有形容和贬义性质的词语,我想我不能忽视,什么叫做人渣班长,什么又叫做始乱终弃呢?”

文诚凑了过来:“人渣班长?”

余心勇凑了过来:“始乱终弃?”

陆凝夏抬起头审视着我,过了一会儿,她很平静却又带着些疑惑的开口道:“难道不是你在开学第三天就拒绝了赵依同学的表白,然后狠狠地将她的少女心蹂躏,使她哭泣不止吗?”

……………………

文诚和余心勇两张贱人脸极度扭曲,从他们仿佛被人死死掐住的喉咙里憋出了同样的感叹:“啊???!!!”

“全校可爱女生排行榜第一版第一名的赵依居然向你表白?!”文诚极度惊悚。

“而且你居然还将她拒绝,然后狠狠地蹂躏,使她哭泣不止?!”余心勇极度震惊。

等等,貌似有什么不对劲……

“谁拒绝了赵依的表白啊?谁狠狠蹂躏他的少女心啦?到底是谁?到底是谁?陆凝夏!我们活在两个不同的次元是不是?你来地球有什么目的,从实招来啊!我要向航天局举报啊!”我觉得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的惊慌失措。

这不能怪我,一个人的名声和他的未来息息相关,如果我始乱终弃的人渣名声被传了出去,我高级社畜的生涯就会提早结束,然后凄凄惨惨的被人接济度日,甚至连红音都会被我牵连,无法得到好工作,过上好的生活,嫁不出去……等等,好像也不错……

不错你妹啊!

看着我如此激烈的反应,陆凝夏稍微有些愣神,不过她很快的调整了她的情绪和表情,再次恢复了一座冰山该有的模样:“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的话,每一次班上的同学在你不在的时候谈论的事情是什么呢?”

“作为班长,陆凝夏同学,请你告诉我我不在班级里的时候,同学们是如何谈论我的,我想我有权力知道。”

我也必须要知道。

陆凝夏点了点头,平静的表示赞同:“的确,这件事情你的确有知情权,那么我就描述一下我所知道的事实,大概是在三天以前,赵依同学被人发现在课间的时候趴在桌上情绪不高,她的朋友去询问她发生的什么事情,然后就发现赵依同学在流泪。

她们很震惊,就一再询问,我没听清楚赵依同学说了什么,就听到她的好朋友很气愤的说女生表白居然拒绝,始乱终弃的人渣陈幡遭雷劈,活该一辈子单身麒麟臂什么的……我不是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麒麟臂?是什么很高级的武术吗?”

我觉得有些天旋地转,定了定神,我发现文诚和余心勇正在用FFF的眼神看着我,用FFF的姿势对准我,文诚的手里拿着扫把,一脸悲愤:“陈幡,老实交代,你到底和赵依发生了什么?开学三天,你们认识才三天,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居然向你表白?你说我三天写情书是变态,那你三天就勾搭妹子,还是女神级的妹子,你又是什么!”

余心勇的手里则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板凳,双眼无神:“部长,不知为何,我总有种想要对你使用天诛大法的想法,我刚刚练就了最高等级的天诛大法,能允许我以你为目标实验吗?”

等等,等等,情况不妙,很不妙,我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为什么陆凝夏说的每一个字我都明白它的意思,但是为什么这些字组合成一段话,我就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呢?拒绝女生的告白?始乱终弃?人渣?

她有向我告白吗?我有拒绝她吗?有吗?那么漂亮可爱温柔的女孩子向我告白,我肯定会拒绝她,这一点我不奇怪,但是,但是问题是她没有向我告白,我又怎么能拒绝她呢?再说了,拒绝那么可爱温柔而又漂亮的女孩子的告白,怎么会成为人渣呢?又怎么算得上始乱终弃呢?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班级里居然有这样的传言,广泛流传,还被认同了?而我居然不知道,在这样恶意满满的环境里,生存了三天?

不对啊,陈幡,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仔细回想,仔细回想,她什么时候向你告白了?

“等等,不对啊,她什么时候向我告白了?”我终于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点。

陆凝夏的脑袋歪着,一副很迷茫的样子,看上去有几分可爱:“没有吗?那么班级里的传言是什么意思呢?很奇怪啊,如果不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怎么会有那样具体的传言流出来呢?根据科学的论断,我认为这件事情可能是发生过,但是过程和原因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被曲解了,你的疑惑应该也是真的,那我就很疑惑了。”

我必须要把我所知道的情况说出来,不然,我觉得文诚手里的扫把和余心勇手里的板凳会突然之间降临在我的世界。

“三天前她是有来找我,想要加入我的解烦部,但是我的部员已经够了,而且一个女孩子加入全是男人的社团也不太好,她的朋友应该也会有些意见,所以综上所述,我让她去加入其他的社团了,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我向太祖皇帝起誓,我说的是真的。”

看着我敲击在心口的拳头,陆凝夏表示了理解:“你的誓言非常庄严,我没有怀疑你说谎的理由,但是为什么班级里会传出你始乱终弃的事情呢?陈幡同学,作为同学,我建议你去了解一下这件事情,如果有什么误会的话,还是尽早解开比较好,否则,对你之后的学校生活,乃至于未来社会的风评,会有不利的影响。”

我深表赞同:“是啊,虽说流言七十五天也就该消失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缺乏的就是别有用心的小人,任何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只要被一个刻意针对你的人抓住,就能变成滔天大罪,名声啊,实在是太重要了。”

陆凝夏不停的点头:“没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真是想不到陈幡同学你死气沉沉的外表之下,居然掩藏着这样的智慧,你的脑壳里装着的不是乌云而是脑浆,真的是非常意外,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只知道读书学习的阴沉系男子,真是想不到,居然是大智若愚呢!也对,考试分数比我还高的人,怎么会是蠢货呢?”喂……

我有些受不了这位过分诚实的同学了……唉?考试分数比她还高?考试?分数?我们入学以来就一次考试,比她还高,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只有我比她高,也就是说……入学考试的第二名,好象是姓陆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