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 很明显,陆凝夏是半成品

    然后她就真的在考虑了,真的在考虑了,真的在考虑了!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

少女,你真的不是观音菩萨派来惩罚我的?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出去找火把和汽油的文诚还有余心勇想来是进展不顺利,否则一定早就来了,而少女的思考还没有结束,我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这位少女的脑回路和正常人实在是大相径庭,我觉得我的脑回路已经很不寻常了,结果这里居然又出现了一个更不正常的,而且她还是我的同学。

“这个问题牵扯到方方面面的事情,我这样思考是得不出准确结论的,而且对于我而言,得出这样问题的结论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就目前来看,是没有意义的,所以,陈幡同学,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对决的内容吧!”

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继而她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而我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应对她这样的脑回路,所以,我决定退一步,按照她的思维继续发散下去,尽早解决这个麻烦,这位少女是如此的执着且具有特权,继续跟她接触是一件危险系数很高的事情。

“你想怎么办吧,我不想说其他的事情了,那是没有意义的,我只想说,你想怎么比,你想怎么做,我奉陪。”我很认真的对她表达了我的意见。陆姓少女明显很满意,点点头,对我说道:“你的态度很端正,我很满意,我有些看好你了,你应该感谢我,我刚才做出了决定,打败你之后,我会把你吸纳入我的社团之内,成为主要成员,在此之前,我能否知道你在这几天里面有没有按照你的想法展开过社团活动?”

已经开始以胜利者的姿态思考问题了吗?这位少女到底是多么的自信?或者说,干脆说,是自负?

“如果之前的事情算上的话,应该是有过一次正规的社团活动,不过这才刚刚开了一个头,你也知道,为人们解决烦恼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完成的,我只是和对方签订了合约,规范了行为,为之后的活动进行准备,其余的我并没有更多的进行。”

我拿出了我准备的解烦部专用法律文件,递给了陆凝夏,陆凝夏接过了我的法律文件,很认真的打开看了看,一页一页仔细阅读,并不长的法律条文她阅读的非常仔细,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她的脑回路如此奇特却依然受到男生的追捧,或者说,除了她的外形非常优秀之外,还有一份常人难以企及的认真。

固执的人都是认真的,在别人认为他固执的事情上出奇的认真,会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在别人看来是固执,是愚昧,但是在这些人自己看来这只是一份理所应当的认真,做事情难道不该认真吗?他们是这样回应别人的质疑的。

普通人总是会以奇怪的恶意去揣测他们不可企及的天才,这种行为脱胎于人类最根本的劣根性,是人类的本能之一,不可消除,但是通过后天的努力和教化,可以得到改善,我是改善之后的人类品种,我并不会对陆凝夏的身份、家世还有特权产生向往和嫉妒,因为我并不缺少这些东西。

能够理解天才的,一定是天才,甚至是身为敌人的天才。

“出乎意料,真的出乎意料,陈幡同学,你的优秀让我第三次感到震惊了,有生以来,除了我的父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性有如此优秀的头脑和手段。”陆凝夏合上了法律文件,环视了一遍我的活动教室:“我越来越坚定要得到这间活动室,包括你在内的一切的信念了,陈幡同学,我一定要得到你。”

喂喂喂,少女,你的发言有些奇怪啊……我不是很明白这个意思,想来呆立在教室门口、各自手里拿着木棍的文诚还有余心勇也不是很明白,但是我看到他们转身就走了,我想他们一定是去寻找更有威力的武器了,我的生命开始受到威胁……

“陆凝夏同学,你的发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非常糟糕,我希望你可以及时认清楚你的错误之所在,某些话可能在你看来并不意外,但是在社会主流意识来看,太出格了。”我闭上眼睛摇了摇头,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显然,陆凝夏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我并不认为我所说的话是错的,如果对于人才不重视,任其流入别的竞争对手的手里,那才是最大的错误,我的父亲出身很平凡,自身的能力虽然优秀,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仅仅是优秀的人,是无法成为人上之人的,即使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也躲不开资本大鳄的侵袭,往往自己苦心孤诣创造的商业帝国,却是为资本大鳄做了嫁衣。

父亲虽然很优秀,但是他更加明白自己的不足所在,所以为了避免被资本大鳄侵袭,父亲用尽了一生的力量,终于创造了如今的陆氏家族企业,其中,父亲最常说的就是对于家族企业而言,如果不想落入外人手里,就要保证本族人才的精粹以及外来人才的吸纳。

对人才施以恩惠,在其最落魄的时候,慧眼识英才,这就是收纳人心所必需的,父亲在创业的过程中不断的发现人才,吸纳人才,终于利用这些人才把资本大鳄的资金驱逐出了家族企业,保全了全部的股份,这就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而对于注定要接受家族企业的我和姐姐来说,这也是必须要具备的手段。

我想在高中阶段,哪怕是最优秀的第一高中的高中生,也不会有人具有你这样的法律意识和健全的思想,哪怕仅仅是一个社团,学生性质的社团,你也考虑到了你所能考虑到的全部,连保密法则和法律保护都纳入其中,我想,这已经是一间合格企业的最基本条件了,你是一个拥有足够智慧和理智的人,你是人才,我要拥有你。”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我不得不承认,陆凝夏所说的,完美的契合了我的思想,这个资本的世界里,掌握最终极法则的,就是资本,而掌握资本的,是资本家,所以掌握游戏规则的,就是掌握最多财富的人,那些家族式财团,凭借不间断的传承,牢牢掌握住了历史的规律,甚至超脱,成为法则的订立者。

陆凝夏的父亲洞悉了残酷的事实,知道无法改变,就只能成为既得利益者,通过人才和智慧,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成功从一介平民晋身为游戏规则的制定者,陆氏集团我早有耳闻,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陆先生并不比皇帝要差。

这些掌握着最根本法则的大家族财阀,恰恰是最尊敬人才的。

而陆凝夏,毫无疑问,是她父亲的得意门生,是陆氏家族的继承者之一,位序,或许还在她的姐姐,那个她口中的“宠物”之上,也不知道是拥有怎样的智慧的人,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孩子,但是同样的,陆凝夏不是她的父亲,终究差了一些从社会底层历练出来的人情练达,而这恰恰是成功者所必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