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他讨厌虚伪的一切

    我真的可以和他成为朋友,然后互相之间亲密无间的可以互相称呼名字和昵称,而不使用全名以示庄重和距离?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怎么会向他展开我的心扉?目前,他只是我的工具,交友聊天谈话的工具而已,而已!这种普通人,这种爽朗的笨蛋,正是我所需要的,最好的陪聊员。

所以,看向余心勇惬意放松的笑脸,那一脸因为开学第一天就遇上熟人然后确立关系不用担心自己孤独尴尬的样子,真的很让我觉得满意,这样的人,这样的关系,显然是最持久的,因为第一次,两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相互之间都渴望获得对方的认同,并且渴望来自于对方对自己的需要,这种感觉,会像磁铁一样产生吸引力,将两个人吸引在一起。

或许,差不多了。

然而,似乎我放松的有些早了。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我和余心勇慢慢的交谈着,主要就是他在谈论自己在我转学之后的岁月,絮絮叨叨的,似乎有些话痨的属性,但是听着他的絮絮叨叨,我却莫名的觉得有些心安的感觉,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居然也是一个意外的有些学力的人,似乎还是个仅次于学霸的家伙,入学考试的分数也相当高,恩,果然有成为我的陪聊员的资格。

一个又一个同学来到了这个班级中,他们之中只有很少是结伴而来的,似乎一点都不熟悉的样子,也对,第一高中的考生主要来自于长安府,长安府很大,超级城市,常住人口超过一千万,而第一高中只有一千学生可以入学,相互之间熟悉的概率很低,而像我和余心勇这一类的人,大概只占很少的比例,所以我无比庆幸,高中三年,大概不会像个独行侠一样过日子了。

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奇怪,我喜欢独处,却又按耐不住寂寞,我讨厌被人关注,却也厌恶被人无视,我甚至不知道我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个单纯的不愿意与人交流的家伙,还是隐藏的傲娇呢?

我不愿继续追究下去,因为一个大麻烦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班级里的人越聚越多,更多的人开始试图学习我和余心勇这样互相交流以图抢占先机的时候,一个灵动的身影出现在了教室门口,闪亮的大眼睛四处扫视,终于将目光定格在了我的身上,然后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以第二宇宙速度冲向了我的所在地——“陈幡同学!果然是你!”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如果她可以代表我们大明去参加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话,那么女子百米赛跑的记录就会被打破了吧?

此话一出口,我就知道我会成为众矢之的,因为赵依,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而她本人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自觉,她身上传来的气息让我闻到了笨蛋的味道,由此可以确定,她是真的没有在乎。

“我就说嘛,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对嘛,几天前我还看到过的,太好了,我们真的在一个班级呢,这就好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感谢你的,恩,一定的!”赵依欢快的说了几句话,然后很自然而然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很自然而然的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交换一下手机号码吧!”

我眨了眨眼睛,被赵依跳跃般的思维所震慑,我开始怀疑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笨蛋,但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笨蛋又如何能够考入这所第一高中呢?虽然可能会有人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但是,运气本身也是实力的一种,我认同这个理念,这足以证明,赵依应该不是个笨蛋,但是,为什么她出现在我身边以后的所作所为,无一不透露出她是一个笨蛋的事实呢?

因为男孩子救了你的狗,你就要对他进行如此惹人怀疑和误会的举动吗?一种极端的厌恶之感充斥着我的内心,我绝对不是一个迟钝的人,相反,我很敏感,甚至可以说是过于敏感,我可以很轻易的看穿来自于各种男人的真实情感,乃至于他们微小动作和简单话语里的隐藏意思,只是我无法看穿女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看穿女人,包括女人自己。

我那五次失败的经历就和我这过于敏感的神经有脱不开的关系,这或许是男人的通病,但是在我身上,这种通病扩大了好几倍,以至于我会很草率地将女生的善意理解为好感,进而进行自取灭亡的告白行动,从而有了那五次失败的经历,这才被人称为失败大神。

所以,我讨厌这种开朗而又明媚的女生。

我讨厌赵依。

短短的一瞬间,我就确定了这种情感,但是,我眼角的余光告诉我,赵依的大大咧咧的举动,已经让全班同学的眼光集中在了我和赵依的身上,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好奇和吃惊和嫉妒和羡慕的各种感觉集中在我的身上,比如我面前的余心勇就是一脸的惊讶,然后转变为深深的羡慕嫉妒恨……

不行,如果我拒绝了,赵依会怎样做我还不知道,根据她的笨蛋性格,我可以初步断定她接下来的行动会对我的高中生活带来无可避免的影响,然后,我会成为话题,相反,我确定,如果我接受了,那么,我可以在适当的时机和赵依做个了断,彻底斩断这一丝联系,把她从我的世界中驱逐。

那么,我的选择就很明确了。

我挠挠头,露出了很不好意思的笑容:“哎呀,你也不用太在意的赵依同学,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而已。”说着,我拿出手机,递给了赵依,赵依笑眯眯的接过了我的手机,同时,把她的粉色手机递给了我,我接过她的手机,界面已然调到了添加联系人的环节,我只需要输入我的名字和号码就可以了。

一分钟以后,赵依很满足的拿着她的手机离开了我的座位旁边,然后展现出现充的一面,带着阳光开朗的笑容快速接近了三个女生组成的小圈子,自然而然的加入进去,和她们说说笑笑,似乎是旧相识,然后那三个女生的目光时不时的转移过来,全班的目光都时不时的转移过来。

我快速地把手机放入口袋,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准备应对着即将到来的一切。

“你这个……幸运的混蛋!!!那么可爱的女孩子,到底,到底,你对他做了什么啊阿幡!”余心勇果然露出了一脸羡慕嫉妒恨得要死的表情:“绝对的女神级别啊!开学第一天,新生入学第一天,甚至还没有相互介绍和开学典礼,你居然就……拿到了她的电话号码……然后,然后会怎样?阿幡!你这个幸运的混蛋啊!”

余心勇一下子圈住了我的脖子,非常拼命的死死圈住,让我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我感觉如果我不及时让他松开手臂我就会有被他勒死的可能性,于是乎,我选择了掏胳肢窝之术将余心勇击退了,重新获取了新鲜空气资源的我,恶狠狠地看着余心勇:“混蛋!太用力了,差点被你害死!”

余心勇不依不饶地缠上来,低声对着我吼道:“你这个混蛋,当年你明明是告白失败大神,怎么现在居然变得那么厉害,快交代!到底学了什么招数!你转学之后到底学了什么招数!为什么这么快就得到了她的电话号码?”

我转学之后?凄惨的岁月,冰冷的灰色记忆,旁人异样的目光,几乎崩坏的红音,还有及时出现拯救了我和红音的陈雅姑姑,以及赵芸那个女人,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我的日常世界从那一天开始就崩溃了,取而代之的是新的世界,只属于我和红音还有姑姑的新的世界。

但是,我怎么可以在这里展现出来我阴暗无比的内心呢?于是,我露出了笑容,挠挠头:“嘿嘿,我也不知道啊。”

余心勇露出了懊恼无比的神色,继续用极为不爽的眼神看着我对我进行毫无作用的语言攻击,试图发泄自己的郁闷,还说之前自己也看中了这个开朗的女神级妹子,打算进行攻略,却没想到被我强占了先机,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其他的美女了,好在第一高中男女比例向来失调,他也不担心会落单,更何况学校并没有限制男女交往。

他在说话的同时,我一句话也没有记住,我厌恶着赵依的同时,也极端厌恶着虚伪的我自己,笑脸背后,是深深的寒冷和厌弃,但是我却不得不装出笑脸,带着从来不属于我的眼镜,遮住我的心灵之窗,让我看起来好像一个普通人,但是,我讨厌这一切,非常讨厌。

每个人都在刻意的迎合他人,班级当中的阶级分化,从这一刻开始就出现了,将来会主导班级的人,将来会处于最底层的人,将来会成为背景装饰的人,都在这一刻,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