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显然,第一中学没那么简单

    冷漠的扫视着这个教室,我突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了笔头轻触的触感,我转过头,发现一个男生脸上带着羡慕和暧昧的笑容看着我:“那个,陈幡同学是吗?你好,我叫做文诚,文学的文,诚实的诚,那个,我的水笔突然坏了,能不能借我一支水笔呢?”

我看了看这个坐在我后座的男生,长得还算端正,只是一脸嘻皮笑脸的样子让人觉得有些轻浮,不过这也无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能考入第一高中的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不是学力超强,就是家世超强,或者是某些方面超强被学校破格录取,反正,要记住,大明长安府第一高等中学,没有弱鸡!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

我看了看他掩藏在手臂底下的小本子,上面有书写的痕迹,我还看到了“排行榜”三个字,有些疑惑,一边拿出我的水笔,一边询问道:“排行榜?什么排行榜?”

文诚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然后,从原本的嘻皮笑脸变成了猥琐之极,两只眼睛弯成了弯月型,我想如果有人把这幅画画出来,一定是绝佳的笑料,然后我就听到了随之出现的低沉而猥琐的声音:“那个,被你看到了,我就不隐瞒了,嘿嘿,小心点,不要被女生看到了,这个给你看。”

我不知道文诚这样鬼鬼祟祟的递给我的是什么东西,我拿到那个墨绿色的小本子,翻开到那一页,之后,我觉得我的三观被刷新了一次,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是异于常人的,但是我很为之感到骄傲,因为这种异于常人的三观,我才有了如今的生活和价值,但是看到了这个本子,我觉得我的三观被文诚碾压了。

一中一年级十四班可爱女生排行榜……

第一名,赵依。

第二名,夏森。

第三名,殷月空。

“我说,文……不,诚哥,你真是一条汉子……”我觉得我必须要对这位先生冠以心甘情愿的“诚哥”的称呼,因为敢于在入学的第一天就做出这种自取灭亡的事情的人,果然不愧是第一高中的学生,他肯定已经考虑到如果这个本子落到了某个女生手里,他会有怎样凄惨的下场,并且学习我的父亲,进行了某种未雨绸缪式的准备,这才会将这个本子给我看。

文诚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啊呀,哈哈哈,我知道我的情报搜集能力很强,但是,也不用喊我诚哥的,哈哈哈,不过,阿幡,你可真不错啊,竟然知道我初中时候的外号,哈哈,大家都喊我诚哥的,恩,好的好的,以后我就收你做我的小弟了哈哈哈!”

我收回我之前的脑中妄想,我想,我错得非常离谱,因为此人,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笨蛋,还是一个会自取灭亡的笨蛋。

他到底是怎样考入第一中学的?

而文诚丝毫没有注意到我对他的真实感受,倒是余心勇从我手里接过了那个小本子,然后看了一下,接着对文诚表示了由衷的敬佩,诚哥的称呼也被余心勇接受了,随后,文诚就开始对他所记录下来的可爱女生作出点评……

“众所周知,第一高中因为录取条件比较苛刻,对成绩的要求很高,所以男女生的比例从来都是在一比二以下的,也就是说,每三个学生里,至少有两个女生,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按照平均分配的理念,每一个一中男生都能分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女生,而且众所周知,一中女生无论是从质量还是从数量上,在整个长安府,都能排上很高的名次。

从大环境分析,我们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在这高中三年会很寂寞,因为一中并不限制男女生之间的交往,而且一中的女生很多,质量很高,都是才女级别的女生,甚至是女神!从小环境分析,咱们高一十四班男生十三个,女生却有足足三十六个,男女比例接近一比三!

从个体质量上来分析,我个人认为的第一可爱女生赵依,不不不,是女神,这一点,我就不说了,阿幡,去死吧!”文诚突然用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用很可怕的语气打击我,使我相信如果眼神和语气可以杀人,我早就被刻在碑上了,不过很快,文诚又恢复到了那种很猥琐的姿态,继续发表他的言论。

“除去赵依,第二可爱的女神夏森和第三可爱的女神殷月空也是一等一的顶级女神,根据我多年经验分析判断,他们在两个星期之后的最受关注的全校可爱女生排行榜上都可以排得上很优秀的名次,无论是发色还是面容还是身段,啧啧啧,哎呀!真不枉我努力拼搏那么久考上一中啊!”

文诚的发言让我更加惊讶,什么,全校可爱女生排行榜?一种还有这样的排行榜?等等,像一中这样的学校,难道不应该是学风严谨,老师端庄严肃,儒雅认真,学生尊敬师长,热爱学习,恪守古训的正规学校吗?为什么最被关注的排行榜不是考试名次的排行榜,而是可爱女生排行榜?不不不,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不对啊?第一高中,大明数一数二的高中,学生毕业以后有百分之一的机会进入皇家大学的高中,学风认真严谨的高中,为什么会出现那种违和的东西?还有,文诚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等等!诚哥,我有问题想要问。”我咽了一口唾沫,稍稍滋润了一下干涸的喉咙,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一中,难道不该是学风严谨的学校吗?虽然不限制男女生之间的交往,我认为应该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那种关系才对啊!而且,而且最受关注的排行榜为什么不是考试成绩排行榜而是可爱女生排行榜?”

这个问题提出之后,余心勇和文诚都用很意外的眼神看着我,余心勇蹦出了一句:“难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眨眨眼睛,看着用看古生物眼神看着我的两个人,又咽了一口唾沫,问道:“我该知道什么?”

文诚试探着询问:“你考入一中之前,就从来没有询问过关于一中的任何信息?”

我的学余时间都在练习洪拳和写小说中度过,我想,我大概是没有关注过一所学校的信息,哪怕它是如此的优秀,所以我老实的回答:“并没有,我平常很忙,没有时间。”

余心勇更加疑惑,文诚却反应过来,用很惋惜却又很激动的语气对我说道:“这样说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吗?哎呀,这样的话,我就有责任和义务向你公开一下一中这些不算秘密的秘密了,之所以说这是不算秘密的秘密,是因为一中以外的学生和任何人都不会知道这些,但是一中本身的学生,却没有几个不知道,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呢,阿幡。”

我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文诚深吸一口气,用很严肃的面容和语气开口道:“一中,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庄严肃穆,那么古色古香,虽然这里有全大明最好的师资力量,但是,你也知道的,大明毕竟不是几百年前的大明了,立宪都那么多年了,那些繁琐的古礼早就没人关注了,再加上很多政府官员都是第一高中的校友,所以,什么最新的思想和理念都会在第一时间传达到第一高中里面。

第一高中,学风严谨,但是,我们是学生啊,我们是人啊!人风可是相当奔放的!我们追求自由,追求平等和博爱,所有的一切,我们都会追求,旁人不知道以为我们是一群书呆子,可是他们更不知道,我们第一高中,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社会,该有的什么东西都有!阿幡,你在这里,完全不需要回家,也不需要真正的工作,就可以体会到你在社会上所可以体会到的一切!”

“啊?”我觉得我的接受能力有些问题。

余心勇看了一下呆呆傻傻的我,开口道:“其实那一次我们来看班级分布表的时候你没有来,就是那一次,我们也被吓到了,好几天才缓过劲来。”

我越来越好奇:“那么,第一高中,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余心勇和文诚互相对视一眼,笑了出来,文诚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等开学典礼结束之后,我就带你去好好的观看一下真正的第一高中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你要知道,整个大明那么多州府,很多州府的皇家大学录取率还不到万分之一,而一中一所学校一千人的录取率就有百分之一,你觉得,一中,会是那么简单的学校吗?皇家大学的录取标准会那么庸俗吗?我甚至可以说,一中就是一个高中版的微型的皇家大学!”

我顿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然后余心勇和文诚的脸在我的脑海中无限的扭曲,不停的嘶吼着——现在知道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知道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知道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