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所以,他认为她并不奇怪

    我想,我必须要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这样,我才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决定我之后应该怎么做,我有种我进入了一个很可怕的上古遗迹的感觉,总是感觉每走一步都可能触发可怕的机关然后领便当,如果走的好,走到最后,就会有意外的收获,并且瞬间获得大量的钱财宝藏之类的……

长安府第一高等中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学校?

一边和余心勇还有文诚组成三人小组无谓的交谈着,一边听着余心勇对文诚的吐槽,以及文诚清新脱俗的装逼,感觉他不愧是被我称为诚哥的男人,果然是个一等一的装逼小能手,但是我不敢小看他,不敢轻视甚至是蔑视他,因为他很有可能会在下一秒钟光速打脸,从第一次接触,我就感觉到了文诚对于整个环境的分析能力异于常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积极的了解一切,分析一切,甚至可以做出类似于可爱女生排行榜这样的神迹的男人,会是一个弱鸡吗?我觉得不是的,能考入第一高中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换言之,不是家学渊源,就是自学强悍。

余心勇为了方便聆听文诚的布教,毅然决然的决定坐到我的边上,成为我的第一任临时同桌,之所以没有选择成为文诚的同桌,大概是因为文诚的光芒太刺眼,温度太高,他怕被灼伤。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不久之后,时间缓缓步入八点钟这一圈的.asxs.之时,从广播中传来了一段优雅的钢琴曲,这段钢琴曲我有所耳闻,据说是一位第一高中的毕业生因为在这里得到了音乐老师的启迪从而走上了音乐之路之后成功获得了巨大成就,从而被前任皇帝授予爵位之后……

专门为报答母校而创作的……上课曲……成功被校方采纳在上课之前作为铃声播放,大概也只有第一高中才能如此奢侈。曲调激昂,节奏愉快而明亮,充满了青春的斗志昂扬与热血冲动,仿佛一位伟大的旗手,摇晃着大旗号召着年轻的学子们向着学业的最高峰冲刺!

好像有哪里有点不对。

在我还没有探究出那里有些不对的时候,一个轻快的身影以轻快的脚步极其轻快的冲入了教室之中,当她站定在讲台上之后,我发现她年轻的面庞显得有些稚嫩,这样的稚嫩让我不由得怀疑她是不是一个走错了位置的笨蛋学生。

毕竟从我进入这个教室开始说过话的三个人都是笨蛋,学力强大的人似乎总要在其他某个方面显得比较笨蛋才算是平衡,也更加可爱一些,真实一些,也更容易被人们认可接受,如果是一个完美超人,那也太过于可怕了,人们会本能的排斥这样的人。

人啊,真是卑鄙又卑劣的生物呢。

“诸位同学,你们好,我叫安静,安静的安,安静的静,接下来的三年里,如果不出意外,我就将是你们的班主任老师,我所教授的科目是国语,当然如果学校有要求让我教你们音乐或者美术,我也可以胜任。

作为你们的班主任,无论我愿不愿意,都将与你们朝夕相处,如果你们愿意还好,如果你们不愿意,那么我所掌握的学分授予和处分授予的权力,是我对付你们威力最大的利器。

所以,你们最好要熟读学校的规章守则,在我看来,违背规章守则任何一个条款三次,就要受罚!处罚额度,是扣除班主任学分二十一分!无论是谁,都要受罚!当然,遵守规则并且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做出成绩,会得到学分奖励。”

名为安静的女老师似乎不打算给我还有其他人任何的消化她的语言含义的时间,就迫不及待的在黑板上开始书写,边书写边讲述:“众所周知,第一高中的学生若要毕业,就需要得到三百分满分学分中的二百八十分,这样,才可以毕业,如果学年满足之后你没得到足够的学分,那么对不起,请留级或者选择退学。

你们还需要知道的是,作为你们的班主任老师和国语教师,我掌握着你们全部学分的三分之一,五十分来自于国语教师,五十分来自于班主任,剩下的两百分里的一百五十分,其余的老师们均摊,最后的五十分,则是属于你们的社团活动以及社会实践,不要觉得这是无所谓的,其他的学校怎样我不管,第一高中,五十分的社会学分,你们至少要得到四十五分才算有效。

所以,只会考试读书的书呆子们,好好儿的想想,千万不要害人害己,活泼分子也注意,只要我不满意,或者你的考试分数不够,就休想毕业;在第一高中里,无论你是学习好还是体育好还是艺术能力强,这些都不重要,除非你三样能力都是最强,那么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话,你就算不毕业,也能成功,最后大不了花点钱就是了。

但是,你们要注意啊,如果你们没有具备外星人的超强能力,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学生学习比较好,每天八点钟准时上课,下午四点准时放学,四点到六点属于社团和社会实践时间,准许你们自由支配,晚上的作业量会被严格限制在一小时之内,不会浪费你们更多的时间,所以,自觉,就是你成为一中学生首先需要掌握的技能!”

安静停下了疯狂书写的粉笔,丢下了一截小粉笔头,留下了满满一黑板的板书,还有来自于学生的无数的惊讶的目光……

“哼哼哼,似乎是我说话的速度太快了是吗?你们好像一副很迷惘的样子,没听懂我的话吗?”安静丢下粉笔,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极为洒脱的样子,清爽的短发搭配着姣好的面容,以及锐利的目光,显示出这位看上去很年轻的女老师很不一般。

然后接下来他的举动就让我确认了我的想法是多么的正确——“既然如此,每个人的班主任学分扣掉两分!”安静极为有气势的喊了一句,整个人感觉立刻和她的名字成反比状态。

我也愣住了,不知道这个名为安静实则一点儿也不安静的女老师究竟是个什么意思,接着就听到了她的解释——第一高中的学生,居然连老师这样简单的话语和说法都没有办法接受,那么长时间都无法接受,显然是不合格的学生,不合格的学生,就要受罚!罚到合格为止!

我想,这里的绝大部分学生都是一样的,绝对不是没有理解她的话,而是没有理解她……

于是,这位女老师从开学的第一天开始,似乎就为她自己的班级打下了不会有一个人满分毕业的基础——满分毕业的学生会在高考取得足够分数且选择皇家大学为第一志愿的前提下优先被皇家大学录取。

我们很不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在大明,老师们难道还有什么比看着自己教出来的学生考入皇家大学更高兴和感到骄傲的事情吗?

不过我也不是太担心,按照我的想法,我是不可能满分毕业的,因为我的社会学分绝对很成问题,甚至在听到她所说的没有四十五分就无法毕业的情况时,我还非常担心,因为我并不一定可以正常的和他人交流,初中的时候,我参加过一些社会活动,非常无聊的社会活动,也是被老师逼到没有办法了,结果,那一次给了我很不好的回忆。

安静似乎也根本不在乎我们是如何看待她的,她扫视了我们一圈,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抽出了一张折起来的纸,打开,慢慢地看着,在我们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的前提下,突然来了一句:“现在开始点名,让我看看接下来三年我需要朝夕相处的可爱的学生们到底谁是谁!”

哈?安静老师,你有没有弄错?可爱的学生?刚刚才打破了我们根本无法实现的满分毕业的不算梦想的梦想,现在就开始称呼我们为可爱的学生?虽然我不在意满分毕业的事情,但是我也不得不说,刚才你的举动,我也有些不满意,而其他的人,那些骄傲的人,可能更不会满意。

这里的学生或多或少都有些社会地位,或者是父母有社会地位,安静如此不合常理的举动,真的没有问题吗?而且看起来,安静丝毫不在乎学生们或多或少不友善的目光,无论是表情,还是眼神,还是一模一样,丝毫没有变化。

没错,第一中学绝对没有普通人,我是这样认为的,安静自然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