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他再一次走上他所认为的正轨

    或许是学生们都被她震慑了,或许是大家不想在第一天和老师翻脸,或许是大家都是讲文明懂礼貌的文明人,不管如何,她的点名还是开始了。

点名结束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半钟,挂在教室墙角的广播喇叭的声音响了起来,似乎是开学典礼的时候了,这大概也是第一中学的独有习俗,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只有拥有单独的大礼堂的第一中学才能如此奢侈的举办一次一千人的大型开学典礼。

第一中学是如此的声望巨大,以至于很多成功的校友都会反哺自己的母校,第一中学的江克大礼堂就是大明帝国第二十任内阁首辅江克以自己的私人名义捐赠建造的大礼堂,相当庄严肃穆,据说作为顶梁柱的几根柱子采用的原材料是来自于蜀中的金丝楠木。

用一种朝圣的心情,我跟随着班级的队伍慢慢的朝着大礼堂前进,我想,怀有这种心情的学生应该不是太多,因为第一中学的学生大多数都有自己的背景,绝对不会像余心勇这样张大嘴巴看着眼前高大建筑物不知所以,我想,余心勇可能是少数凭着自己的真实实力考入第一大学的平民,和我一样。

虽然我的父亲也是一中的毕业生,甚至是皇家大学毕业生,但是我完全不认为那种人会给我什么帮助,我也从来不知道他有什么地位,除了他对付女人的手段的确很高超。

大礼堂建立在整个学校的中心位置,校长办公室就在大礼堂的三楼,据说是为了表示对江阁老的感谢,第一高中把最中间原先建立的校长办公室推倒了重建,大礼堂不仅仅是一座单纯意义上的大礼堂,更是整个学校的最高楼,大礼堂的最顶端是钟塔,掌握着整个学校的时间,就算学校的时间和世界时间有任何的差距,哪怕是相差二十三个小时,我们都要以学校时间为标准生活在这里。

或许这样我们可以慢慢的达到长生不老的境界也说不定,只要学校时间一直保持不动……

进入大礼堂,迎面袭来的就是历史的味道,我真实的感受到了历史的沉淀,也闻到了时间的味道,这里是真真正正意义上的梦想起飞之地,不论你的梦想是什么,这里,都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步,考上第一高中,进入大礼堂参加开学典礼,才是正式的成为一中的学生。

大礼堂的正门后面是一面巨大的屏风,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材质制成的,只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人名,接着,我就听到了身边文诚的惊呼声:“这就是一中校友屏啊!只有真正的成功人士才有资格被刻上名字的校友屏,整个大明只有这一面!而且一旦刻上就永远不会磨灭,要是我的名字也能刻上去就好了!”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调侃起了文诚:“诚哥,你只需要拿一把小刀,在校友屏上刻下诚哥到此一游,我保证你名垂青史。”

文诚翻了翻白眼,开口道:“且不说别的,你以为一把小刀就能在这里刻字?哼!你太天真了!”

哦?是吗?我觉得比起我的想法,您诚哥的想法才更加天真吧?难道不知道想得越多死得越早这句话吗?诚哥,小心死的早啊!

我当然知道这面校友屏不是什么普通货色,所以才觉得文诚是那样的异想天开。

随着大部队继续往里面走,越走,就越是感到惊讶,不论学识多好,不论知识多广播见识多广大,进到这里,或许都会感到惊讶,这就是第一中学大礼堂的特点之所在,所以我前后的余心勇还有文诚都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甚至身体还有些抖动。

当然,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突然间,我觉得我前后摆动的手似乎碰到了一个温软的物体,由于我的双手下垂时习惯性的曲成爪状,所以这个温软的物体直接进入我的手心,而我下意识的一握,然后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往旁边一瞟,吓得我立刻就松开了手——在我旁边的,是两颊微红,略显不好意思的赵依,她似乎在看着我,但是她的目光躲躲闪闪。

“那个,不好意思。”我立刻轻声说道,因为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别人见到,赵依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摇摇头,然后把视线转向别处,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可是她耳垂的红色,告诉我她的内心并不如同她所表现的那样平静,她还不能控制她的情绪。

和我一样。

扑通扑通的心跳节奏,一丝丝触电的感觉,甚至大脑不受控制不由自主的开始了脑内妄想的环节,将之后不可能发生而我内心深处希望发生的事情一一补完,羞耻的感觉冲击着我的心灵防线,种种现象告诉我,我正处于一个玄妙的阶段,这个阶段,我有过五次,然后,我就学习了如何强行停止这个阶段,我掌握得很好。

我的经验告诉我,一般的男生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情留下心理阴影,从而对那个女生产生难以言明的感觉,从此对这个女生的一言一行都极为关注,其实心里的潜意识已经慢慢的自我认同为他们处于两情相悦的状态,从而自我主动的成为这个女生的“男朋友”,而这个女生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不知不觉地“被”成为“女朋友”。

当然,前提是这个女生是一个漂亮的女生,如果相貌比较遗憾,那么结果当然也很遗憾,只是赵依很明显满足了这个条件,而我也是一个男生,一个正处于生理青春期的男生,无论我是否认同,我的身体还是这样认为的,大概所谓口嫌体正直就是我这类的人了,但是我和单纯的口嫌体正直还是有所不同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因为我可以直接掐断这个化学反应和脑内幻想的过程!

当我经历过那种很可耻的失败的时候,每当我再次出现这个过程的开头之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初的一切,那个时候,我真的是妄想着自己被那个女生所喜欢,我们两情相悦,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所以被那个女生偶尔投过来的目光迷的神魂颠倒,每一次的接触,都如同被电击了一般,足够让我高兴好久好久,并且幻想我们未来幸福的生活好久好久,每天晚上在黑暗中裹着被子尽情的妄想……

啊啊啊啊啊!死了算了!死了算了!!!!

我知道,这种情况不仅仅发生在我一个人身上,可以说,很多男人都发生过这种情况,可能女生根本不在乎,男生却单纯地将它视为一段关系的开始,我深深的理解它,并且厌恶它,所以,我可以完全的掐断我的幻想,既然我无法阻止它的出现,那么我就可以在襁褓中掐死它!

我露出了笑容,闻着那股腐烂的味道,欢庆着属于我的精神胜利,庆祝在下第N次获得精神战争的胜利!我绝对不会再一次陷入那种悲情的漩涡当中,因为那个女生很正常的与人接触与人调笑与人玩耍就恼怒愤怒的无法自抑,不知道自我意识中和她分手了多少次,然后接着复合,现在想想,我可能在自我意识中成为了最可悲的备胎,或者是打气筒,甚至是千斤顶。

太羞耻了……

这种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了,我保证,我真的保证,我也可以确信,绝对不会再有这种情况的发生,以我的笑容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