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安静或许也会很安静吧

    “各位同学,从你们站在这里的第一秒钟开始,我想,我就该为你们欢呼,为你们庆祝,因为,你们正式成为了长安府第一高等中学的学生……”大讲台上,一个头发花白胡子花白的老人穿着得体的汉袍,穿着布鞋,手持一卷竹简,以充满磁性的声音向我们宣讲他所该讲的事情。

从他所穿的汉袍我也大概明白了他的地位,汉袍是什么人都可以穿的,但是,不是什么场合什么人都可以穿的,在这样的场合,毫无疑问,我们穿着制服,男女老师则身着一样的制式唐装,这位老人却穿着汉袍,那么毫无疑问,他是校长。

连安静也不知什么时候去换了一身纯白的唐装,一头及腰黑色长发配上纯白的女式唐装,手持竹简,加上她姣好的面容,硬生生让我们感受到了一股仙气,如果她之前没有那样的举动和话语,或许看着她如今恬静端坐的模样,我们真的会觉得她是个仙女,不,现在,她就是仙女,哪怕是强行仙女。

我的目光不由得被仙女所吸引,连讲台上那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所说的话我也没有听进去,我的眼中,似乎只有这位强行仙女的仙女了,在此之前,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嚣张到了极点的女人,换一身衣服,就换了一种气质,难道,这就是我的中二时代所一直听说的却没有见到过的传说中的反差萌?

萌?她?安静?

我想我是疯了,我连忙把这个可怕的念头驱逐出去,放松些,重新审视着安静,恩,没错,即使她现在强行仙女,我也可以看得出来仙女的外表下,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好吧,我看不出来,我的眼睛里,还是只有一位仙女,遗世而独立,似乎只有这个时候,她才配得上她的名字。

“安老师很好看对不对?”耳边突然传来了轻声询问,我稍微转了一下头,就看到了赵依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我,似乎,似乎,似乎还带着一丝丝怒气,难道是因为方才我不小心抓了她的手?拜托,那又不是我故意的,是意外,是意外,连我都不在乎了,你这个女人还在乎什么?

“的确很好看不是吗?反正我之前觉得她很嚣张,现在,却很意外的像个仙女呢。”我实话实说,小声的和赵依交谈,赵依得到了我的回答,愣了一下,就把视线移开了:“恩,是呢,老师穿着唐装,真的很好看呢!”

为什么最后一个字咬字比较重?

算了,我也不想在意这种事情,不管怎样,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德高望重的老者校长将自己的长篇大论说完,带领着全校师生,开始进行例行的礼拜先贤,以孔子他老人家为首,历代先贤的石像都在大礼堂内安静的摆放着,正中间的最上方,早已作古的第一任校长、传说中的国学大师赵允文亲笔书写的“教书育人”四字牌匾端于其上。

我们要心怀敬意,因为这些先贤,真的达到了我们无法想象的高度,就好比我最崇敬的老子先生,他的理念,他的思想,即使在千年之后的今天,依然熠熠生辉,我在其中受益无穷,所以,面对着老子先生的塑像,我恭敬的弯下身躯,诚心诚意的下拜。

我有崇拜的人,也有偶像,绝对不是流行明星,而是两位老人,一位,就是老子,另一位,是宗泽。

离开大礼堂,随着班级的队伍回到了教室,第一高中和别的学校不同,开学日就是上课日,开学典礼一个小时,九点半钟,就是正式上课的时候,第一堂课往往都是班主任的课,无论是不是因为课表还没有排好,这都是必需的,所以很快,我又看到了离开强行仙女模式的安静老师。

安静似乎钟情于白色,所以连女式唐装制服都是纯白色的,现在身上所穿的白色衬衣也是一样,配上一条来自于西方的牛仔裤,显得整个人非常具有活力,和刚才那传统汉族女性的模样完全不同,我甚至怀疑这个学校有两个安静,一个是校长眼里和大家眼里的安静,一个是我们眼里的安静,或许,安静有精神分裂症也说不定。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安静再次恢复了方才的嚣张模式,拿着一张纸,慢慢的扫视着,偶尔抬眼看一下班级中的某个人,又低下头继续看那张纸,再抬起头看某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之气场硬生生地让整个班级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我想现在某些人连放屁都不敢,因为放屁的声音可能会激怒正在创造一种迷之气场的安静。

突然间,她的目光锁定在我的身上,我顿时觉得自己的呼吸困难,她的眼睛明明是水润润的,却在此时的我的眼中变得精光四射,仿佛能轻而易举戳破我的普通外表伪装,直视我腐烂的内在,然后轻而易举地把我的腐烂大败于天下,从此,我将成为一个失格之人!失去成为一个高级家畜的所有机会!

这个女人,是比赵芸更加可怕的存在,我确定!

咽了一口唾沫,我心虚地把目光移开,不敢与她对视,我觉得每一秒钟与她对视都是一种折磨,我总觉得她的目光很烫,灼人,好在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她的目光就移开了,我感到庆幸,这个班级不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人可以帮我分担火力。

然后,安静就开口了:“嗯,你们的表现和样子都记在我的脑袋里了,我对你们也算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一中的规矩你们大概也清楚,第一堂课,都是班主任的课,显然,我也不会给你们讲什么无聊的古诗词,虽然班级只有几十个人,但是几十个人也有几十个人的事情,你们不要觉得管理几十个人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很多企业看上去很小,只有几个人,却是资产上千万的企业,几个人管好了,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而你们,十个也抵不上人家一个!

好了好了,现在就来做一些例行的无聊的事情,比如班长和生活委员等等,最开始我对你们也不是太了解,只能从你们的只言片语还有外貌等等方面,根据我的独断与偏见,对你们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当然我不认为我的判断是绝对正确的,你们有三年的时间可以扭转我对你们的第一印象,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安静的话让我有些感触,因为我并不赞同她的说法,或许她自己都不赞同她自己的说法,因为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目光里的疑惑和迟疑。

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是如何产生的?

这看上去是一个很有意思而且很有讨论性的话题,但是,我却要说,没有讨论的必要,这个话题的结论已经完美的产生了——外貌,或者说,美丑。

长得好看的人可以在同等的情况下比长得丑的人得到更好的机遇和更高的成功率,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第一印象百分之八十来自于外貌,之后的百分之二十才是你的穿着打扮和谈吐,而很不幸,第一印象恰恰是最难改变的印象,也就是说,第一印象的产生往往决定了今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和最终走向。

简单地说,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你长得好看,你走起来就容易,你长得难看,你走起来就举步维艰,诸葛亮长得帅气高大,一出山就是军师,瞬间抢走了原本属于关羽和张飞的刘备的好基友的位置,和刘备打得火热,让关羽和张飞十分嫉妒;而庞统和诸葛亮齐名,却被看脸的刘备派去做了一个小小的县令,所以说,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从古至今就没变过。

安静嘴上说着我们有三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她对我们的第一印象,可能她自己也不是很确定这个第一印象能否改变,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反而是从一而终。

但是安静并没有停住自己的话语:“接下来,先来安排班长这一职位吧,咱们的人不多,职位自然也不太多,也不向企业里那样的分工明确,所以尽量的精简机构就好,班长是必需的,这是学生和老师交流的平台,但是在目前,我并不太了解你们,所以,我只能以自己的独断和偏见,任命入学考试全校第一名的陈幡同学担任高一十四班临时班长的职务!”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安装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