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新的武器

    童贯府上。

        就在李有德几个人在喝酒的同时,他手上拿着几个玻璃杯,反复观看,然后放桌子上,对站着的黑衣人说道:“你确定这就是他们烧造出来的?”

        “确实是,那两个工匠要不要绑来?”

        童贯轻轻笑道:“大丈夫功名马上取,此等奇技淫巧,值得什么?某堂堂郡王难道还容不下一个匠人?”

        说着他又拿着玻璃杯转几圈,道:“还真是有趣,这个人可真是不简单啊,放回去吧,别让他们发现了,严密监视,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明月楼的热闹持续了一个月,居然都开始搞收费观看起来了,无数达官贵人这一个月里参观琉璃,但就是不知道是谁的东西,也不知售价几何。

        一个月时间到,许世秋又一次去了明月楼,与李有德两人躲进包间里密谋。

        “小兄弟,你可是坑惨了某,天天数不清的人逼问我,因此都得罪了好几个朋友。”李有德一脸抱怨,刚见许世秋就发牢骚,之后喝口茶,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

        许世秋道:“行了,李掌柜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眼下不正是你卖好的时候吗?我给你带好消息来了。”

        “什么好消息?”

        “杯盘碗盏、镜子、文房四宝各拿出十套扑买,就由你李大掌柜主持,你看如何?事成之后,给你抽10%。”

        别以为大宋人民就不精明,实际上大宋早就知道拍卖了,宋朝酒水专营,凡是酿酒权都是扑买的,也就是拍卖。

        李有德大喜过望,连声道好,在许世秋的指导下,他先放出消息,五日后将进行神品琉璃扑买,接着又把二楼布置成一个扑买场,同时找人画了一幅巨大的工笔画,挂在酒楼外。

        如此繁复的营销手段让李有德目瞪口呆的同时,也让整个太原城沸腾。附近州县都有人赶来一睹为快。

        为了防止人数过多,想要参加扑买,须得先交一百贯,若是有什么违规行为,这一百贯就被没收啦。

        扑买之后,酒楼还准备了专职人员,将其护送回家,面的路上遭了打劫什么的。

        沸腾了一个月的太原城,此时达到了最高峰,拍卖那日,就算是进不去的人,也进了明月楼,在楼下听着,里三层外三层堵得是水泄不通。

        酒楼外面也有许多人等着,到处探听消息。

        没办法,谁让这场拍卖如此出名呢?

        许世秋带着几个兄弟,扮作安保进了会场,倒不是说他们地位低,而是许世秋考虑到此事绝不能声张,所以便如此打扮。

        巳时,拍卖正式开始。

        第一轮就掀起高潮,有人提出直接把十套全部购买,但李有德说什么也不同意,开玩笑,直接全买了他的钱不就少了吗?

        起拍价一千贯一套,第一轮有人把价格抬到两千贯。

        李有德事先已经说明,此物只有十套,出手略微慢些,那可就没了,所以大家都很积极,很多人都觉得两千贯有些不值,但很快他们就后悔了,因为后面一次比一次价格高,最高达到了五千贯。

        这简直就是要人老命。

        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如今大宋奢靡之风盛行,大家吃的、穿的、用的都差不多,如何表明自己比别人逼格更高?琉璃就是不错的东西。

        尤其是杯盘碗盏,这东西可以拿出来大家使用,文房四宝则可以放在书桌上,眼镜等物又可以天天戴着。

        如此好的装逼利器,其他人怎么肯放过?

        中午时候扑买结束,竟然收入了七万多贯,哪怕给李有德分成后,也有六万多,汤怀几个人目瞪口呆,这特么比抢劫效率高多了。

        许世秋却没有多取,只留下一万贯,其余的则另有用途。

        “李掌柜的,怎么样,没亏待你吧。”

        李有德满面红光,“哪里哪里,这怎么能叫亏待呢?”

        “还有一事请李掌柜的帮忙。”

        “小相公请讲。”李有德连称呼都变了。

        “这些钱,全部换成硝石、木炭、以及硫黄。”

        李有德登时吃了一惊,几万贯,这能买不少!整个太原城里恐怕都没办法提供这么多,“小相公,这是何意?”

        “我自有用处,哦,对了,再买小陶罐一万个。”

        回到家中,汤怀等几个人实在坐不住,刚进门儿便赶紧闩上,牛皋率先发问:“许兄弟,我们不懂,你这是何意?”

        许世秋叹息道:“诸位,实不相瞒,我是未雨绸缪,我买的这些东西,可以做成一种武器,等到了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各位若是想要什么趁手兵器,尽管说,我也一并托人买了。”

        几个兄弟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有这么多钱,可以买几百亩地,这不比什么强?武器?这些常见的玩意能是什么好武器?

        不过那是人家的钱,他们几个也做不了主儿,不过接下来送琉璃却得拜托几位。

        “这些东西不值钱,哪怕被贼人抢去也不可怕,大不了我们再赔他就是,几位兄弟万万不可拼命。”

        许世秋如此嘱咐。

        许世秋的动作很快童贯就知道了,忍不住格格直笑,拍着扶手赞叹:“好一招欲擒故纵啊!这小子真是个人才。”

        属下道:“郡王,这小子如此胡闹,是不是把他抓起来?”

        童贯撇他一眼,道:“你是不是瞧上暴利了?想着把他抓起来,然后夺了他的产业?”

        “属下不敢!”

        童贯玩味地看着他:“你记住,天大地大也大不过官家,就他这些鬼魅伎俩,能顶得什么用?继续监视去吧。”

        太原城里的木炭很快就没了。

        全被李有德买空,最主要的是现在是夏天,木炭的需求并不大,所以从事烧炭的人也比较少,李有德找到烧木炭的人家,直接订购,哪有人不赚钱的道理?

        很快,源源不断的木炭、硫黄、硝石就送到许世秋的琉璃窑场,堆积如山。

        许世秋先制造出几个简易手雷,汤怀等人见他忙活来忙活去,不一会儿就把混合后的物品塞进陶罐儿,得意洋洋道:“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