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变故

    “灵儿,你什么时候拜了这位仙人为师,怎么没告诉父亲啊?”白奎面带微笑,充满了欣慰之感,对白灵说道。

    “你还有心思笑?若不是当初你做了那个愚蠢的决定,我恐怕也拜不了风玄子老师为师,这全都拜你所赐!”白灵声色俱厉,眼放幽光,形同野兽!

    白奎被白灵这番话吓面色有些苍白,心中有些不安,也是有些疑惑,先前自己那个既乖巧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儿怎么会变了这般模样,她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我做的什么决定会让她如此生气?白奎发现,他现在如同一只蝼蚁,事情有可能发展到他无法掌控的局面,而此事,很有可能因他而起。

    “发生什么事了?灵儿,你与为父好好说说。”白奎尽管内心轩然大波,但还是故作镇定的问到。

    “你不知道是吧?那我就给你好好讲讲!”白灵走上首座,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拿起一直毛笔,食指转动,而后臻首微抬,对白奎又道。

    “还记得一月前你曾说让我等去兽域山脉历练吗?你可知为何只有我一人回来?那是因为,他们都死了!”白灵面色冰冷,但眼眶愈加红肿。

    “什么?!”白灵的话语如同惊天霹雳,落在了白奎耳边,白奎顿时脑中轰轰炸响,瘫坐下来,与先前一族之长的形象颇为不同。

    “你可知,当我醒来之时,所有族人身首异处,躺在血泊之中,当时的我是多么绝望么?当时我有多么恐慌吗?若不是你让我们去历练,他们怎么会死?白硕哥哥又怎么会死?”白灵指着白奎,大喝道。

    而白奎此时更加自责,心中痛苦不堪,他的精神似乎有些恍惚,联想到一月前白灵白硕在他眼前打闹嬉戏的模样,他知道,那注定回不去了,也知道,在白灵幼小的心灵之中,他这个父亲已经大打折扣,已经不配做他的父亲了,尽管如此,他还有最后一件事要问。

    “谁干的?是谁,杀了他们?”白奎的声音有些颤抖。

    “告诉你也无妨,但是我劝你最好别去招惹他们那伙人,因为,你在他们眼中,比蝼蚁还要弱小。”风玄子站起身来,对白奎说道。

    “是魔云洞的人,一处二流的修真门派。”

    “呵,果然又是仙人。”白奎自嘲一笑,自己的儿子和族人被仙人杀了,他却连见仇人的机会都没有,那种感觉,当真憋屈。

    “老夫来此有两件事,第一件事,便是将他们的情况告知与你,第二件事,呵呵,老夫要带灵儿走。”风玄子对白奎说道。

    “仙人,你要带灵儿去哪儿?”

    “这你就无需知道了,你记住,你若想让白家还能好好生存,便不要想着报仇,赶紧带着他们迁移此处,隐姓埋名,不然那群魔头找上门来,你们可不够他们杀得。而灵儿,我会教她本事,让她给死去的那些孩子们报仇。”风玄子说完,便带着白灵,破门而去,而后腾空而起,飞走了。

    只留下白奎一人怔怔的呆在大厅里,低声喃喃道。

    “是为父对不住你们,都是为父的错,但为父现在还不能陪你去,为父还要看着灵儿给你们报仇,放心,这仇报完,为父便去陪你!硕儿!”

    次日,这凌云山脉出了一件大事,先前的五大家族之中有一家族一夜之间消失了,便是白家,昔日辉煌无比的白家竟在一夜之间消失,有好奇之人前去白家查看,发现白家只剩一座空壳,大院里所有可用之物全都不见了,引得众人纷纷猜测,是不是白家被洗劫一空,而后全员斩首?众人都不从得知。

    再观白硕这边,他在石凳上双目紧闭,两棵聚灵草已然黯淡无光,他眉头微皱,一抹储物袋,随手又拿出两棵聚灵草,继续吸收,而他的身体仿佛无底洞一般,始终未能达到饱和状态。这让他头疼不已。

    忽然,他体内毫无征兆的亮起金光,而后金光大闪,照的他体内血液,筋骨,甚至皮肤全都成为金色,仿若金人一般,在他胸口前突然出现一个金色漩涡,眨眼间便把两棵聚灵草的灵气吸干,聚灵草瞬间变成了粉末。

    这时,变故又生,他体外的漩涡似乎还没吃饱一般,居然把白硕储物袋里所有的聚灵草全部吸了出来,这种情况当真是闻所未闻,因为这储物袋内自成一空间,只要烙上本命灵印,便只有灵气的主人才能打开这储物袋,旁人根本打不开,除非强行抹除掉这烙印才可,而白硕并没有感觉到烙印被抹除,却给生生的把他袋内的东西拿了出来,这才是让白硕震撼的地方。

    聚灵草被吸出来之后,其内灵气不断地飘向金色漩涡,而那金色漩涡也是毫不吝啬的全盘收掉,也只是眨眼间,白硕所有的聚灵草被吸收干净。

    而那漩涡似乎并没有停止的意图,仿若野兽般,将目标放在了灵石矿脉上。

    “这下糟了。”白硕似是察觉到了,但却无法阻止。

    金色漩涡从他胸前飘出,漩涡口朝着地面,贪婪的吸着。

    “怎么回事?灵气减弱了许多。”

    “什么情况,灵气呢?”

    “灵气不见了,这让我等怎么修炼?”

    “我还想着拜入莫天宗呢,没了灵气我怎么修炼到大成?”

    “灵气要消失了,赔钱!”

    “赔钱!”

    那些借此处修炼者疑惑不解,纷纷打开洞府,出来之后对这里主事长老抱怨道。

    “诸位不要担心,我宗宗主已去探查了,一定会给诸位小友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位白胡子主事长老眉头紧皱,对众人安慰道。

    这事众人才安静下来,原地盘膝而坐,等待道荒宗宗主来给他们解释。